主页 > 长篇小说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番外篇-淫狱迷宫(续))(07-08)【作者:abc123421】
字数:50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节

  小礼物?

  千夏的理智告诉她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此刻,受制于人的她又能怎么办呢。

  被凌辱过的身体还未回复,她的心脏又开始了不安地跳动。千夏微微扭动脑袋,试图摆脱手掌的掌控,而前方的奥莉西娅则顺势收回手掌,后退一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向前摊开双手,伴随着空间的一阵扭曲,两只黑亮的及膝长靴便悬浮在她的手掌之上。

  靴子外部曲线十分平滑,配有古怪却绚丽的白色纹饰。或许用长靴来形容眼前的靴子并不准确,千夏瞳孔微缩,注意到眼前的长靴有着极高的高跟,鞋底几乎与地面呈80度角,这是一双芭蕾高跟。

  「怎么样?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奥莉西娅玩味地看着千夏道。

  「不要行不行?」千夏内心腹诽着。当然她可不会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激怒对方。

  形势比人强,千夏仅仅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只能伸手接过靴子。

  靴子手感极佳,但近距离观看之下,千夏又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

  「这……」千夏抬头望着奥莉西亚,很想问一句能否退货,因为她看到在靴子内部有一层凹凸不平的粉色肉壁,那绝对不是皮革吧。

  奥莉西娅并未催促,但她的眼神压迫了下来。这一瞬间,千夏的心神揪紧,仿佛又回忆起了之前被凌辱的可怕画面。

  低眉敛神,千夏不再看奥莉西娅的眼睛,弯腰将手中的芭蕾高跟靴置于地面,不安地瞧了瞧靴内,随后轻抬如玉的裸足,试探性地点了点靴筒。

  并没有什么反应。

  奥莉西娅在一旁不满地哼了一声。

  千夏深吸口气,终于开始将足尖探入靴内。

  靴内弹性极佳,十分舒适,只是微微有些潮意。

  渐渐的,千夏的小腿已经完全没入靴内了,依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过靴子似乎更加紧致了一些。

  穿上一只靴子后,千夏就发觉她想维持身体的平衡已然变得困难不少。想要穿上另一只靴子的话,她必须一鼓作气,像刚才那样慢肯定会摔倒的。

  借着足尖的支撑,千夏另一只脚迅速抬起,然后猛然扎进剩下的一只靴子内,大功告成。

  但由于鞋跟太高,她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前倾,臀部翘起,唯有挺胸抬头才能勉强维持住平衡。

  奥莉西娅看着千夏身体歪歪扭扭的模样笑了笑,评价道:「不错。那么,期待下次见面时你的模样。」说完又诡异的笑了笑,身形渐渐隐没。

  千夏望着奥莉西亚消失的方向微微苦笑,现在的她除了脚上的芭蕾高跟外,只剩破碎的衣裙,身上的装备不知什么时候被奥莉西娅全拿走了。

  忐忑不安的又等了一会儿,千夏终于确定奥莉西娅已经离开了。

  赶紧脱了吧,这样想着,她连忙弯腰,尝试将脚下的靴子脱下,现在这个姿势让她实在是有些难受,脚尖更是疼痛万分,有一种脚趾都要骨折的预感。
  双手握住靴筒,千夏缓缓用力将腿抬起,但她的腿仅仅抬高了一公分不到,靴内就产生了一股强劲的依附力道,让她的腿再也无法提高。

  而且她的动作似乎触动了些什么,某种湿滑、温热的诡异感觉迅速遍布她的小腿表面,足部更是完全被包裹起来,每根脚趾都能感觉到奇妙的吮吸感,每一寸肌肤都仿若被无数微小、湿热的舌头舔舐着。

  「咿呀——!」

  千夏身体巨震,喉间溢出娇媚的呻吟,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脑海,短短几秒,她就面若桃花,蜜液潺潺流淌了,甚至大脑也开始产生阵阵晕眩感。至此,身体的平衡被打破,千夏膝盖一软,整个人向后摔去,双手还没来得及支撑地面,柔软的屁股便与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呜哇——!啊啊啊~」

  碰撞的结果导致又一股剧烈的快感袭来,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千夏只觉得大脑有片刻的空白,无法思考,浑身颤栗,透明的蜜液与白色的乳汁齐齐涌出,如此甘美的感觉,胜似天堂。

  「呵~哈~」

  急促的喘息声从口中发出,千夏侧过身,并拢双腿,试图阻止自己身体水分的流失。

  「可恶,可恶可恶……」身体的极度敏感给千夏带去的是难堪与羞耻,清冽的泪水顺着眼眶滑落,几秒后又被她强行抑制住。

  渐渐的,浪潮开始回落,千夏浑身乏力,瘫软在地板上,红潮满面,喘息连连,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散播着异样的诱惑。而靴内的古怪生物依旧不停挠骚着她的肌肤,此时的她大概连站立这个简单动作都做不到吧。

  「这可真是……」千夏无奈地哀叹着。

  「悲剧啊!」

  等到靴内的古怪感觉消失,已经是20分钟后的事情了,千夏则借此难得的休憩时间,好好思索了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对于千夏来说,这种边被爱抚边思索对策的方式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了。

  「那么思索的结论是?」

  「有个鬼结论啊,根本没办法思考好吗?!」

  千夏支撑起身体,着实恼怒她现在这个敏感万分的身体,屁股底下已然形成一汪浅浅的水潭,两片蜜唇湿哒哒地纠缠在一起,小穴内更是充满蜜液,如果此时插入一根手指搅动的话,想必会有大量蜜液顺势汹涌而出吧。

  「诶?不对,你谁啊?」千夏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神色紧张道。

  「我?一名无聊的囚犯罢了。」脑海里再次出现先前的古怪声音,似远似近。
  「这里是哪?」千夏自然不会放过了解这个古怪地方的好机会,连忙追问道。
  「这里?自然是在帝江那混蛋的堕天之塔内,呸,还想堕天,就凭他?!」
  千夏刚想再问怎样才能离开,那道声音就提前道:「离开?不存在的。帝江那家伙别的不好,空间造诣倒是惊人的可怕。你可以试着取悦于他,看他是否同意放了你。」

  「哈,别恼羞成怒,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可以交谈的人有点兴奋罢了。」
  「他心通知道么,很厉害的。」

  「我看你也是有着神性之人,有个方法倒是可以去试试。」

  ……

  从那个古怪的空间离开后,千夏在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初始的房间里,角落的寒床,前方的大门,一切都那么眼熟。

  穿着芭蕾高跟实在是有些难以行动,千夏很烦,却只能颤颤巍巍地挪着步子,靠近寒床慢慢躺了上去,准备梳理下获得的信息。

  自从了解到某些隐秘和可能的离开方法后,她就有些浑浑噩噩的,头脑胀痛,内心烦躁。

  「好好的神不当,尽研究些乱七八糟的淫乱技术。」

  「还要我去抢夺帝…那家伙塔的控制权,做白日梦呢。」

  「不过,如果真的是照他所说的话……」

  「切,怎么可能嘛。」

  伴随着思绪的飘飞与放松的神经,千夏闭上了双眼,呼吸变得平缓,身体也彻底放松下来,整个人慢慢陷入了沉睡,她确实有些累了,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
  第八节

  空荡的房间,光线黯淡,唯有角落里的寒床上传出平缓的呼吸声,其上有一位熟睡着的粉发少女,少女白皙的身体蜷缩着,在微光的映照下晶莹闪烁。紧闭的双眼,微皱的秀眉,似乎梦中的她也有着不少烦心事。

  渐渐地,少女的眉头舒展开来,呼吸也变得不再规律,睫毛轻轻颤动着,似乎就要从熟睡中醒来。

  而随着眉头的舒展,少女蜷缩的身体也一点点的展开,露出胸前隐藏着的两点殷红与双腿间光洁的溪谷。

  ……

  千夏醒来后只觉得浑身清爽,似乎之前被凌辱的痕迹已经完全消除了,当然,除了脚上仍无法脱下的靴子。

  按照靴子的描述,她正常行走大概没有问题,但是一旦她跑动起来,靴内的古怪生物就会开始骚动,而随着跑动时间的加长,靴内的骚动也会愈来愈强烈,直到产生她再也无法忍受的快感。

  下床勉强站稳后,千夏拿出空间内的旗袍,斟酌许久后还是只能穿上,毕竟股间漏风总比全身漏风要强吧。

  穿好后,千夏皱了皱眉,被紧绷的胸部有些许肿胀感,不过她不愿理会,只是踩着七扭八歪的步伐在房间里不停打着转,熟悉着脚上这陌生的感觉。

  十几分钟后,千夏就有种脚趾酸疼、身体酥麻的感觉了。不过,她可不会被区区靴子打败。忍耐着从敏感的脚趾逸散而出的快感,千夏辛苦的坚持着。
  时间缓缓流逝,从房间离开时,千夏已经可以比较平稳的行走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房间外并不是她之前到过的客厅,而是一条寂静的长廊,其上还有一个铜制牌匾。

  【苦海长廊】

  提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这个又是什么鬼?」千夏皱着眉望向幽深的长廊内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两边是涂有红漆的木质围栏,上方悬有一盏盏明灯,但她试着触碰了下长廊外部,手仿佛被一层看不见的空气墙阻挡着,无法伸出去。

  「要走过去么?」千夏思索着,回头一撇,果然来时的房间已经消失了,后方是封闭的围墙,而前方则是未知的长廊。

  「唯一的路么?」千夏并不想从这条看起来很正常的长廊穿过,转身开始在四周敲敲打打,试图寻找新的道路。

  10分钟后,千夏再次回到了长廊前,周围几乎被她探遍了,其他的路没有找到,营养液倒是找到了两瓶,那种甜腻的气味,几乎让她难以自制。

  「试试吧。」

  深吸口气,抛却内心的杂念,千夏集中精神,抬脚踏入长廊。

  安然无恙。

  一步,两步,……

  千夏默数着步数,紧张地慢行着。

  「第十步,十一……呀!」

  陌生的触感从股间传来,将千夏紧绷的神经顿时拉断,发出一声惊叫。
  仿佛有一只手掌抚摸着她的臀肉,瞬间就让她浑身一激灵,扭头望去,却什么也没有,股间的触感也陡然消失无踪。

  「什么东西?」千夏不解,但这个地方如此古怪,她还是快点离开吧。
  继续前行,一路无事。

  十分钟后,千夏终于走出了这个怪异的长廊。

  轻舒口气,千夏回头望去,哪里还有之前长廊的出口,取而代之的是封闭的围墙。

  「怪了,不过出来就好。」千夏轻松地想着。

  不过当她的视线转向前方时,又是一条幽深的长廊,青石板地面,红漆的围栏,让她有种怪异的熟悉感,好像她之前在哪里见过此处一般。

  内心的躁动迫使千夏抬头,上方是一块铜制牌匾。

  【苦海长廊】

  千夏苦恼地敲了敲额头,她这是又回到原地了么。

  「怎么回事?」

  带着疑惑,千夏再次踏入长廊。

  一步,两步……

  「第十步,接下来就是那个东西了。」

  这样想着,千夏踏出了第十一步,果然诡异的触感如约而至。

  这一次,千夏不理会这诡异的触感,忍耐着那只摩挲着她的臀肉的手掌,继续向前走着。

  似乎发现千夏没有在意手掌的触摸,手掌的抚摸范围也渐渐开始增大。手掌顺着股间滑到她大腿的根部,上下摩擦着。

  相比于臀部,大腿根部明显更为敏感,霎时间,千夏行走的步子一顿,大腿本能的夹了起来,两腿之间,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一只骨感而粗糙的手掌在不停滑动着。

  千夏悄悄向下伸手,随即猛然用力,抓住那只仍在滑动的手掌。手掌相触,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手背的纹理。

  「抓到你了!」千夏死死握住那只手,回头的刹那,本是实体的手掌立即消失无踪,她的手也因此握空,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但千夏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的大腿还残留着那种粗糙的触感,让她的欲念升腾,两腿之间更有缕缕蜜液溢出,濡湿了丝质的内裤,有些微凉。
  接下来亦是一路安然无事,不过等到千夏走出长廊时,她抬头仍可以看见那熟悉的牌匾。

  【苦海长廊】

  对此,千夏神色不变,她大概明白走出这个长廊的办法了,而且……

  「再试一次吧。」

  没有过多的停留,千夏再次踏入这个怪异的长廊。

  「十,十一。」

  熟悉的触感再次来临,千夏忍耐着,不再回头,继续前行。

  而随着她行走得越远,她的身体也开始怪异的颤动,都是因为她的放纵,让那只手掌的动作变得愈加肆无忌惮起来。但千夏只能任由手掌在她的身躯上游走,从一只到两只,从股间到乳房再到蜜穴周围。

  虽然看不到,但千夏低头就能看到自己的乳房正在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乳头早已傲然挺立,在旗袍上有着明显的激凸,而且周围有着深色的湿痕,那是溢出的奶水。

  同时,她的阴阜同样遭受着手掌的抚摸,有一只无形的手从她旗袍下摆处伸入了她的内裤中,不停挑动着她的情欲,在她的两片蜜唇之间撩拨着。

  强烈的快感让千夏的步伐变得极其别扭,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在挪动。
  她的脸颊与脖子均已红晕遍布,眼神迷离,一呼一吸之间,气体都充满躁动的热意,纤细而白嫩的大腿微夹,溪谷之中更是泉涌如注。但即便是如此状况,千夏依然一点点的朝前挪动着。

  「哈~呼~不能回头……」

  千夏兀自忍耐着身体传达给她的绝美快感,望着前方那依旧遥远的出口,艰难地挪动着身体。

  「咿呀——!」

  溪谷间的手掌勾动中指,将粗长的中指挤进水润的桃源,引得千夏一声娇吟。随即手指开始弯曲搅动,甚至更有力的插入,让这声娇吟变得如夜莺鸣啼般久久不落。

  至此,千夏终于再也难以迈动步伐,大腿死死夹住那只作恶的手掌,但手掌已然占领了她的蜜穴,她只有伸手握住手掌,试图将其拉出,可是浑身酥麻的她哪里还有力气呢,只能勉强维持自己不软倒在地罢了。

  「不行……唔哈~别……」

  千夏摇头低喃,但双腿之间一条毛茸茸的大腿强势挤了进来,将她的大腿微微分开,水润的蜜穴内,又一根手指一点点挤了进去,蜜肉被不停地扣动、刮挠,让她的蜜穴一阵阵抽搐。同时,耳畔传来一股灼热的气息,敏感的耳垂很快被一条湿热的舌头包裹、舔舐。

  「呜~」

  千夏眼眶的水分极速充盈着,嘴角有一缕晶莹的唾液滑落,身体轻颤不已。内心的情欲犹如浪潮般不断起伏着,不停冲击着她的意志,身体愈发火热,大脑渐渐空白,前方就是极乐的彼岸。

  但下一刹那,一切犹如泡沫幻影,没有手,没有大腿,没有舌头,只有千夏那饥渴难耐的身体,在长廊前段颤抖着。这一刻,她再也难以支撑身体的重量,跪倒在地。

  「好想要……」

  「怎么这样……」

  喘息了几声后,千夏的手臂无意识的往身下移动,但在接触之前又顿住。
  「怎么这样……」

  再次呢喃了一声,千夏艰难地忍受着情欲之火的灼烧,以莫大的毅力将手臂移开,瘫坐在地上,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时间来抚平跃动的情欲。

  幽深的长廊,难耐的少女,黯淡的光线,共同组成一副绝美的风景画。
  「苦海,苦海。」

  「不得极乐,不可回头……」

  模糊的身影站在长廊入口处,嘶哑的声音在回荡。

  「你我皆是囚徒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