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代情感
【PUB纪实】
  周末夜一人独自开车在高速公路上。行动电话突然响起。

  「你现在在那里?」Ben操着他那一口破国语问道。

  「高速公路上快到台中!」我道。

  「我跟Jack在变色龙,你要过来吗?」Ben问道。

  「ㄣ~~~~~~~ !我考虑看看」我回道。

  一早即开车北上,又在客户那夹了一上午的卵蛋。心想快回家泡个热水澡睡个24小时。

  Jack抢过电话同我说道:「Ethan快来介绍一个女孩给你!」
  「少在骗我了!每次要我去买单才会说要介绍女孩给我。」

  「不去,不去!你们自个玩。」我回道。

  禁不住他们的邀约,就此回应他们下交流道后过去坐坐。

  Ben跟Jack是中南美洲来台湾打工的人士,也是我帮忙他们搞进来的。我一位客户在中南美洲有设厂,为培训一些干部就委托我帮他办理人员的引进。Ben跟Jack是我引进的第一批人员,常常会找我帮他们解决一些琐碎的事情。

  说真的为了要解决这些人的生理需求,我也常搞的头痛不已。

  后来是我公司翻译建议我带他们到Pub去钓一些追洋族后才解决我的困扰。
  他们还算不错,有碰上好康的都会call我前往。

  买了门票入场寻找他们俩,在吵杂拥挤的Pub中,人人摇头狂欢。雷射灯光乍明乍灭,乐声震撼着人心,舞池里妖艳的女郎正夸张的舞动身躯撩人又放浪的神情吸引着周遭男人的眼光。

  酒精加上热舞解放了人类原始的欲望,女人在这挑逗着男人,男人像只发情的公狗围绕在旁。谁人有幸是她今夜的入幕之宾?

  在舞池边缘发现了他们俩,两人身旁围绕着三名女郎。

  染色的头发在舞池灯光衬映下妖野动人,红色性感的小可爱配上短得不能在短的红色紧身裙,修长白析的玉腿有如灵蛇般的小蛮腰。

  点了一瓶MICHELOB尽自坐在舞池边的桌旁,看着三名妖娇美丽的女郎挑逗着他们俩。

  约莫十余分钟后五人汗流浃背的来到我桌旁。

  「JANE,JAMIE,JENNIFER!!!ETHAN」

  「ETHAN!!!!JANE,JAMIE,JENNIFER」

  JACK帮我们互相介绍后,我们聊了起来。

  BEN跟JACK将TEQUILA奉为壮阳圣品。

  由其是那尾虫,不过两个多钟头六人已经干掉五瓶。

  三名小妖女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喝酒嘻嘻哈哈中JENNIFER的胸脯常常不禁意的磨擦着我臂膀。小老二渐渐的血脉喷张起来。

  小可爱若隐若现又又不时的磨擦着我,我经常在想这些女孩对洋人到底有何特殊的地方?这些死老外也不会比我们东方人大。

  (我在三温暖常碰上,没什么特殊的有些还没有我的一半大ㄌㄟ!)

  Ben建议移师到宿舍去,宿舍是我客户租的全栋透天楼房。

  二楼有一弹子间,开着我那台双门喜美挤了六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宿舍。
  六人半玩笑似的在撞球,JENNIFER弯腰打球时臀部已经露出一半。我的手几乎没有离开过那里。BEN的牛仔裤已退至膝盖处JANE跪在他跟前舔将起来,厕所里传来阵阵的浪笑声。我将JENNIFER的黑色内裤扳成一线让屁股沟夹紧,不时的去抽拉它。

  喔……喔……喔……喔……FUCKME……FAST……喔……喔……喔……喔……喔……喔……YES……喔……喔……喔……喔……F。UCK……喔……喔……喔……喔……ME……喔……喔……G~~O~~OD……啊……啊……我不行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丢了……啊喔啊……我丢了啦~~~ FAST~~……FAST……啊……YES……你……还在搞……你
好神猛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喔……啊GOD……喔……啊……啊……啊……喔……我又要丢了啦……喔……啊……啊……啊……啊……喔GOD……啊……我丢了啦~~~~~ ……

  厕所里的浪笑声渐渐的换成JAMIE中英穿插的淫叫声。

  我的中指及食指已经在JANNIFER的穴中抠弄着,BEN正座沙发上任由JANE摆弄屁股套弄着,不时还听到他拍打JANE的屁股发出的啪~~~ !
啪~~~ !声

  JENNIFER颁开屁股沟上的内裤,摇摆着肥硕的阴户,表示我可以挺进。拉下拉炼掏出我那火热膨胀的阴茎,沾染少许的口水后直接全根尽没。
  「啊……!YES嗯……!啊……!啊……!啊……!嗯……!嗯……!」
  趴在球台上的她一面淫叫着一面摆动着臀部。

  「嗯……!舒服……耶……!没……想到台湾男人……原来……也有……这么的……舒服的……事啊……!」

  「GO……OD……,你……能不……能……插快……一点……。」

  喝了酒龟头上神经也麻痺,在猛烈的抽插中慢慢的恢复感觉到阴茎被紧密包围。

  快速的抽差渐渐的腰部有酸麻感,自从退伍后除了打小白球外都没有作任何的运动。

  抽插的约数百来下,马眼处传来苏麻感,阴茎也做的高潮前的坚挺抖动。
  突然JENNIFER翻转身子,跪到我跟前含着我的阴茎。

  支支呜呜的说道:「让我吃……喷……到……我的……嘴里……!」

  这时马眼一松,堆积了数月没有发泄的精液一射而出。

  身体颤抖了几下后我道:「好吃吗?」

  「好吃啊!」

  JENNIFER还意犹未尽的,将我喷洒在脸上的精液括到嘴里。

  「你是跟我作爱的第二个台湾人。」JENNIFER喘气着说道。

  一付崇洋媚外的样子,还好刚才有狠狠的端她个一下。

  我懒得理她尽自到厕所清洗作爱后满是爱液的阴精。

  JAMIE整身赤裸裸的躺在浴缸醉死在那边,脸上还残留着做完爱后那满足的微笑,身上JACK的精液遍布。JACK可能跑回房间睡觉了。

  BEN也失踪,仅剩JENNIFER跟JANE拥卧在沙发上。

  看看她们让我不禁想起被八国联军攻打过的北京城。

  整理整理衣服留盏小灯后回家睡觉去。

  昨夜的宿醉让我又有理由溜来三温暖鬼混,蒸汽室高温下减少了脑袋瓜的疼痛感。这一睡直到五点才醒来,拨通电话回公司掰个跟客户泡茶的理由请小姐帮我打卡省得回公司一趟。

  整整睡了五个钟头,看来晚上又要像疯狗跑来跑去的不知如何是好了。挂在和服带子上的call机忽然响起,拨通电话原来是同业的ㄚ成找我。

  「条仔!晚上有事吗?」

  「安怎!」

  「饮酒ㄚ!带你到一家pub听说那里美眉很辣ㄡ!」

  「来这套!你一定够舞瞎企投!」

  「唔啦!唔啦!好康的报你栽!骗你今晚偶请!」

  一定是上回跟我借的五万块,说好今天要还我还不出来。想用请我喝酒在拖一拖。反正今天睡了一下午,晚上也不知如何是好就答应了他。

  「底ㄟ桂冠园后壁精诚路附近伍一间pub叫coconut!」

  「九点半!好吗?偶先送偶老婆企坐车。」

  「她要回南部娘家,一个礼拜。」

  「莫怪!安ㄋㄟ厝内某大人。」

  「好啦!好啦!直接进企开番啦」

  点了一份简餐随便吃吃,避开公关经理的骚扰后又溜去休闲区看A片。
  九点半准时到达,进去后发现小猫两三只。台上的band也唱的有气无力的。问了消费状况后直接点了买三送二的tequila,等人真的越等越有气。明明说好九点半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分钟。

  门口两桌上坐着一对情侣状的男女,另外一桌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两个小辣妹长的并不很漂亮一位穿着米黄色紧身短裤同色背心两个乳头若隐若现分明没有穿奶罩阴户部位深陷出一道沟,另外一位着黑色连身紧身套装坐在那臀部都露出一半,三不五时的在做拉裙摆的动作。既然敢穿就不要怕被人看嘛!一直做拉群摆的动作乱做作的。

  她们俩香烟一支接一支的抽的比我还凶,不时的转头看我看她们的样子好像在评论着我。

  等了一个多钟头ㄚ成才来,还带了一个便当。这个便当长得蛮像唱那首日光机场的歌手,头发还剪的一模样。等得一肚子火" 干樵" 个几句后,三人开始喝将起来。

  pub里面还是只有我们这几只小猫,那对情侣也买单离开。我半开玩笑的要ㄚ成那个便当去要约那两个小辣妹过来坐,没想到她真的过去还谈成带回,这下换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平常一付很臭屁的鸟样现在只有结结巴巴的猛向她们俩敬酒。

  这时候换了一组band看样子像是菲律宾人,唱得蛮不错的也带动了现场些许气氛,ㄚ成跟那便当跑到台前跳舞,留下我跟这俩辣妹在玩乌龟翘。几首曲子过后也被拉去扭个几下。

  忘记介绍一下这俩位辣妹:穿米黄色的是小轩、黑色的是小洁。

  酒精、音乐、加上热舞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小轩跟小洁也开始肆无忌惮的开口黄腔,手来脚来的。小轩丰满又若隐若现的胸脯加上小洁不时的显露出来的黑色蕾丝花边小内裤,第一次感受到欲火焚身的感觉。

  口干舌燥、脸颊发烫、老弟血脉喷张。

  喝完第三瓶后ㄚ成说先要离开了,我也约小轩跟小洁一起吃宵夜去。

  没喝完的两瓶寄放我的名后,ㄚ成已经扬长而去上了我那台双门喜美我问她们俩想吃什么?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后小洁建议带我去吃" 大水饺" !三更半夜的那来的水饺卖,而且还是强调" 大" 水饺????????

  来到了中港路及美村路口的老船长pub,这是一家老pub不注意还没发觉这家店的存在。每人各点十个在一手的啤酒,水饺送上时还真吓我一跳,有一般水饺的一倍大,三人在嘻笑中互相挟送至对方口中。不一会儿水饺及那一手的啤酒就光了。我们是在众人呀异的眼光中目送出门。

  小洁及小轩提议买酒到她们租屋处喝,这么爽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拒绝呢?
  就在7- 11买了三瓶葡萄红酒一包冰块及一些零食来到大墩路底一片新盖好的公寓直上九楼,三瓶在玩日本拳下不到十余分钟就喝光了!小洁向我拿了一千元大钞去补货去,剩下我跟小轩喊残留的冰水。

  小轩胸前已被流出的酒浸湿,胸部一览无遗硕大的乳房在呼吸间微微的颤抖着。小洁带回来一箱的啤酒,拿给我跟小轩各一瓶,开启后啤酒喷的我上衣全湿,接着我跟小轩拿着啤酒摇晃后去喷小洁。

  不知是酒醉仰是故意,在我脱去上衣及背心后她们俩也在我面前脱下衣服,小洁脱下黑色连身装仅存黑色内裤,胸部像棵水蜜桃般大小。小轩脱下那湿漉漉的背心后两棵木瓜挂在那里。看得我口水直吞。

  小轩拉我座下后趴在我侉间,小洁沟着我的脖子跪到扶手上。冰冷的啤酒延我胸腔倒下,她俩就舔了起来。不一会西装裤全湿了,小轩帮我一次就将我下半身的裤子全数螁去后,她起身退下她那短裤。阴毛长的非常浓密她站上沙发阴户尽收我眼底,小洁从小轩胸前倒下啤酒,这啤酒延着乳房、肚脐、阴阜、在从她浓密的阴毛留到我脸上,接着她用啤酒淋湿的阴毛擦拭着我的脸,尿液残留及女性特殊的气味勾引着我舔起她的阴囊。

  小洁转移目标攻击我老弟,舌尖轻挑我龟头及阴囊。阵阵的酥麻感比三温暖的油压女郎的功夫还不赖。

  「喔……唯……啊~~~~~」

  小轩被我舌根挑逗道阴核时发出浪叫声。加速的摇摆臀部,两手搓揉着肥硕的胸部,浓密的阴毛刺的我脸颊鼻头隐隐作痛。

  「ㄣ~~~~!唧……ㄣ~~~ !」

  小洁吸吮着我账大的阴茎发出阵阵鼻音及吸吮声。

  这情景如果拍摄起来,铁定不输欧美A片上的。

  「阿!快~~快用力的舔我的珠珠!啊~~」小轩已经有点脱力的叫道。
  用我那已经舔的发麻的舌头用力的了几下,小轩半蹲的姿势由小洁辅助,
  我的阴茎缓缓插入小轩肥厚的阴户中。

  「嘘~~~~~~~~!」小轩长长的一声后,开始加快速度套弄起来。
  而我酒醉迷朦的眼睛看着小轩晃动的乳房,主动用舌头玩弄小轩她坚挺的乳头。

  「喔!爽死了……啊~!对推!再用力点~!再深一点~!」

  小洁在背后帮忙推动着小轩的屁股,我叫她加强力道。

  「噢!……啊……」

  「啊……呜……」小轩淫叫着。

  小洁长着稀疏阴毛的阴阜挺到我面前,意图要我舔它。小轩因为丰满所以大阴唇非常肥厚,小洁较瘦小阴唇有点外翻。小洁用双手撑开小阴唇要我直接舔她阴核。小轩渐渐的放慢速度可能脚酸,在她用前后摇晃的时候突然将食指插入小洁的屁眼中抠弄。

  「啊……要出来了!噢……我,不行了,要出来了!」小洁淫叫道后。软下身子坐再我胸腔,极速的喘气。

  喝了太多酒,阴茎又没有刺激渐渐的软掉。

  再小轩的吸吮下不一会它又账大起来,让小洁趴在沙发上,扶正阴茎一次全根尽没。

  「啊……」

  刚刚小洁的高潮阴道中现在充满分汨物,很轻松的就抽插起来。小轩也没有闲着坐在茶几上推动着我的屁股,当我做插入时还会加强力道,让我重重的端入小洁的深处。

  「啊……!不要!」

  「啊……啊……真好!」

  「啊……不,不行了……啊……又泄了,泄了……」

  「啊……噢……」

  抽插个百来下后,马眼苏麻感渐强,抓紧小洁的腰际用力加速的插个十来下后,马眼一松深深的再次插入一股脑的精液射向小洁阴道中。

  阴茎抖动个七八下,两腿一软转身倒卧沙发上。小轩趴下舔起我湿漉漉的阴茎。小洁趴挂沙发上喘着气阴唇微微张开,射出的精液缓缓流出滴在沙发上。
  休息了约莫十来分钟,小轩拉着我来到浴室洗澡。小洁随后抱着衣服跟着进入,小轩调整水温让我躺下帮我洗刷身体,小洁将衣服丢入洗烘衣机后也过来加入我们。

  在浴缸中她们俩不时的完弄我的阴茎,时而搓揉时而俯身吸吮它。好似意犹未尽想再来一次。

  小洁坐在浴缸边将温水加入阴道冲洗器里,再插入阴道中清洁。看精液混合着温水从小洁阴道喷出,甚为壮观我接过冲洗器把玩,并提议让我帮她在用一次。
  小轩也加入排排坐在浴缸边,让我帮她冲洗。直到她们俩喊痛时才擦拭身体到卧室里。

  趴在床铺上,小洁及小轩拿起干的浴巾擦拭我背部的水珠。接着小轩跨坐我背部帮我按摩小洁捏捏我的臀部后用舌尖抵住我的肛门。

  舌尖轻抵着肛门,往上滑,停在两片屁股间来回舔弄着。又故意不时的吸吮我的阴囊。

  小轩跳下床走向床头音响播放音乐,跳起舞来并且不时俯身向前时把胸前的两颗球交互摇晃。跳到高潮时她的手放在屁股上,还不时地把腰前挺,模仿做爱的动作。

  转身抱住了小洁,开始爱抚她的全身,从耳际到下颚,着沿着她瘦小的乳房外缘,一直到她粉嫩的乳尖,我似乎感受到了她颤抖的小腹。

  小洁躺平在床铺上后,开始吻她的乳尖,很快的,乳尖就在小洁的呻吟声中挻立了起来。我一边亲吻着她平滑的小腹,一边用手在她的私处轻轻搓揉着,并不时以指尖按揉着她的阴蒂。

  低下头开始舐她最敏感的股间。小洁的小阴唇也开始因为兴奋充血朝外翻涨着,极为兴奋的状态下,小洁开始主动侵犯我了。她将我转到下面,跨骑到我的上面,让我直接看着她伴随着呼吸而起伏的瘦小胸部。小洁在上位,并且导引我的阴茎插入她的私处,由于那里早已充满了分泌物,毫不费力的进入。

  挺起腰身扶着屁股配合着小洁的频率,小轩跳着跳着单脚抬起将阴户朝向我抠弄自卫起来。随着小洁起伏而外翻的小阴唇加上小轩在我面前自卫更加刺激我的感官。

  小洁阴道一阵着紧缩后,分泌物更为增加。趴下在我胸膛喘气不动。

  推开小洁我翻身一把抱起小轩,让她成跪姿,上身趴在床沿上。

  我则从后面用两手姆指轻轻撑开小轩白晰的臀部。

  「,翘高点,腿张开点比较好插入……」。

  沾满小洁分泌物的阴茎滑过肛门,抵达两片阴唇间的缝,便滑了进去。
  「啊……啊……嗯……啊……,我……我不行了……插深一点……」小轩淫叫着。

  「叫这么娇又要深一点,怎么会不行呢?」我道。

  就这背后姿势抽插个数十下后,感觉腰部酸麻我就将小轩翻回正常体位,小轩的双脚马上勾住我的腰部。

  「嗯……,插深一点嘛……我快不行了……」

  看小轩双颊红晕,娇喘不止,更提起劲往穴里插。

  「啊……啊……嗯……好棒……,我……喔……」

  小轩阴道一阵紧缩,蠕动……把我带上云端,我的腰下意识地用力顶,想要进入小轩阴道最里端,而小轩也不断地撑开双腿,顶着我的阴茎配合着。

  「喔……啊啊~~~ 嗯……啊……」小轩放声地呻吟。

  我也再次地射出,整个人趴倒在小轩身上,阴茎却还贪婪地留在穴中,享受阴道的蠕动……

  三人就此昏睡过去。

  八点call机闹铃想起,打给助理中文传输那留言要她帮我打卡。编了一个直接到客户那的小谎言后,又睡回去了。

  直到一股甚强的尿意逼的我醒来,上完厕所后看到两个赤裸裸的女体,性欲又涌起。小轩的阴阜及阴毛上还残留我昨夜精液干燥后的白色遗迹,长着稀疏阴毛及小阴唇外翻小洁吸引了我去玩弄它。

  「哥哥~~!不要吵我啦!人家还想睡觉ㄌㄚ!」小洁翻身喃喃地说道。
  看到一瓶绵羊油在桌上,倒了一点在小洁的阴户上。润滑后食指直接插入小洁的阴道中抠弄,刚开始她挣扎一下。慢慢的任我摆布。

  不一会小洁就开始呻吟了起来,以食指按摩着小洁的私处。我来回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舐着小洁的大腿内缘。果然,不一会小洁就开始激烈的呻吟了起来,还不时的忸动臀部想配合我的手部运动。小洁果然开始受不了了,开始挺了身起来。

  「哥哥~~~ !挖的人家又想要了啦!」小洁喃喃说道。

  我当然不能就这样,我抠着她小穴不放,并且从另一个角度舐她的乳房。一股湿热的暖流在她私处间游走,她的爱液以近乎失控的方式不断的泌了出来。
  看情形时刻到了,我抱着小洁给她阴道冲刺着,她己经叫不出来了,因为过度的兴奋,她只能张大着嘴发出喔喔的声音,抬着她的腿,用力张开她因为兴奋而收缩的阴道,在一轮强力的冲刺之下,我首先进入了最后的高潮,全身因为兴奋而痉栾,整个人抓着小洁紧紧不放。

  受到了我们的作爱摇晃的刺激,小轩她早已醒来在自慰着突然叫了出来,一阵尖叫后就整个人瘫了下来,在她高声尖叫后一阵抖动,然后我就看到一股液体从她阴户泌出。

  整个人不停的喘着大气。

  小洁烫好衣服我的后帮我穿上,小轩在小洁帮我烫衣服时,躺在我身边撒娇说:

  「哥哥,我们这个月房租还没付,能不能帮人家付嘛?」

  当作是花钱开查某反正昨晚到早上蛮爽的,看看这房子大概八九千元即可打发。

  掏穿好衣服掏出皮夹拿了一万块出来。

  「一万够付房租吧!」我也半装傻的说道。

  「哥哥你当我们俩是应召的ㄚ!一万块那够付」

  「人家租这一个月加管理费也要两万二」小轩皮条的说道。

  点了点身上仅存九千元都拿给她道:「我只剩这些啦!」

  小轩拿了我的钱后尽自走入房间内,小洁穿着内裤套件花格子大衬衫送我去搭电梯。

  亲了我一下后在我耳边说道:「我有再您皮夹留我的call机号码。」
  「有空记得要call我ㄡ!」

  过后没多久我call了几次小洁到七期重划区的motel,事后拿钱给她有时还会塞还给我,说什么缺钱时再跟我要。

  小轩因为太势利且过于丰满,吃多了会腻。三四个月后她们也分道扬镳。
  一次在香港罗浮关回台的路上,被扒手扒走皮包。一些库藏的美眉连络电话也一并遗失。去找她时管理员说她已经搬走了。

  每每想起她时真的很痛恨那扒手。

  一次在客户的要约下到海派酒店找他,买单时怂恿我带小姐出场吃消夜。出来后带我到忠明南路上一家pub继续喝,想用灌醉我就可以赚一摊出场费。再海派时就开了三瓶不倒翁,这姑娘还乱好心的介绍我说到pub就是要喝tequila才过瘾,目的还不是想用tequila的强烈酒性灌倒我。一去到全场人士都认识这为位姑娘,她也丈着有不错的酒性想灌醉我,她寄放的两瓶半喝完时,看我无动于衷使出杀手涧呼啸的要在开三送二。

  酒保拿来没多久,一堆人轮番上阵来向我们敬酒。她们做的也很漂亮刚开始我还没发觉,等到几杯下肚后。注意到我的酒杯每每都是半满,而她的只有四分之一的量。她也一样的跟大伙儿干杯。

  越想越不对劲,其实今天买她出场跟本是应付我客户。我也不想跟她怎么样,这样子搞我心理当然不爽。

  藉故到厕所将刚才喝的挖出来,吞下我客户给我一直都没有用到的解酒药丸,用冷水洗把脸后笑脸走出来。

  不到十分钟酒醉的茫然感消失,酒一杯一杯到像是白开水一般。

  她请来的打手死的死逃的逃,只剩amy留下跟我拼酒,amy说话好像娃娃唱歌沙哑中带着磁性,人瘦瘦的长的像温翠萍。买单时才知道喝掉六瓶tequila。

  剩下的酒寄放amy的酒卡后,由我跟amy扶着酒店姑娘雪莉坐上我那台刚买的中古520,坐在右侧乘客座的amy让我不时侧面看着她的脸蛋

  想像着跟她做爱,用各种姿势从前面、后面、甚至口交,我甚至能感受到我火热的阴茎粗暴的塞入她的小口中那种滑润的感觉,我还听见她富有磁性的声音,因为耐不住我猛烈的冲击而发出动人心弦的淫声浪语,一声声把我催向加速往八期重划区疾驶。

  问了好几家motel都客满,直到朝富路才找到一家还有空房的。拿到钥匙后迫不及待的直驶到房间,拉下铁门先连拖带拉的将雪莉拖到二楼地毯上,喘着气回到车上抱起amy刚走到楼梯转角,amy喃喃的说「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急忙的将amy抱到浴室还没有就序她已经尿出来了。迷朦的她隐约看到按摩浴缸直喊着:「我要洗澡!」

  我扶着她坐在马桶上,打开水龙头放水。协助她脱下连身套装及被尿浸湿的内裤丝袜,阴毛长的浓浓密密,耻骨蛮高的在配上我两手刚好掌握的乳房,奶头跟葡萄干大配上一圈五十元硬币般的粉红色乳晕。

  amy现在有些清醒,要我先出去照顾雪莉。让她独自泡一下。

  脱掉被水溅湿的裤子,看看地毯上醉死的雪莉。老弟被amy的美丽的侗体挑逗起来,越想越气掀起雪莉的短裙螁下她米色的内裤,掏出阴茎沾点口水硬插入。醉死的她没有知觉,涩涩的阴道在抽插中渐渐润滑。

  插着茫然无知觉的雪莉,抽插个数百下后。马眼一松精液直泄她阴道深处。
  「叭……?叭……?!」身后突然传出鼓掌声。

  围着浴巾的amy靠在浴室门口,微笑的望着我拍手。我走向她身边她申出手玩弄着我射精后软下的阴茎,笑着说道:

  「看你刚才表演的很神猛,不知能做第二回合吗?」

  「你想试试吗?」我靠上去想抱她。

  她笑着把我推开后说:「全身为是汗及酒味!先去洗洗吧!」

  赶紧脱下衬衫及内衣跳入按摩浴缸内。amy叫道:

  「洗干净点!如果有异味就别想要!」

  冲冲洗净后围上围巾,来到床沿。amy端坐在床上看电视。我靠近后帮她按摩肩膀,不时的又用下部磨擦着她的背部。

  「下手轻一点。」她说着然后自动趴下让我按摩她的背部。

  我跨坐再她臀部按摩着她,慢慢的往下移,一边轻轻抓着她的玉臀。

  偶然也用手指碰括着她的阴唇和菊门。接着我专攻她阴唇与菊门抠挖。
  amy遂抬起屁股,把毛茸茸的阴户凑过来要我舔弄她。软小的阴唇被我衔在小嘴里吮吸她扭动着腰肢,配合着我的舌头。她好像很喜欢人舔她的菊门,每当我舔她那时她都特别的兴奋,还会叫说那里好痒要我多舔那里。

  就在我猛烈攻击她阴核数分钟后,她翻身而起将枕头堆叠起来后自动的躺下将双腿异常的抬高。

  「我喜欢看阴茎抽插时,阴唇翻进翻出的样子。」amy兴奋的说道。
  我开始怀疑她的性癖好是否异常,掏起我那又勃起的阴茎将龟头磨擦她的阴唇沾染些她分泌出的润滑液。后缓缓的差入。

  「ㄡ~~~~~ !」她吟出声音。

  她将她那毛茸茸的阴户挺了上来,让我阳具进入她温软湿润的阴道里。她扭动着腰肢,让她紧窄的阴道壁把我的龟头磨擦着。

  她眼看到我的阳具被自己那两片洁白的嫩肉所包裹,又感受到那细嫩的腔肉和我龟头吻接的快感。

  amy继续不厌其繁地把她那雪白粉嫩的臀部抬起放落,她抬起时我的阳具就会露出一段来祇留下龟头在阴道。这时可以看见连她粉红色的嫩肉也会被带出一部份。

  而放落时她那光洁白净的阴户就把阳具整条吞入。她迷濛的双眼时而看我时而盯着我阴茎跟她交合的部位。

  看到她那眼神好似要我用力的端她,我渐渐的加快抽插的速度,悦耳的淫声浪语,目睹她养眼的娇姿美态,而且享受着性器官交合的绝顶乐趣。这就是作爱的快感。

  约莫抽插个百来下,腰部渐渐的感觉无力,扶身拉她起来。

  坐姿她快速的摇晃她的臀部,我不时的扶起她那丰满的酥胸,轻咬着她的乳头。跟着她推躺下半蹲着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

  「ㄚ~~~~!ㄚ~~~~!」

  淫叫声中还带着激烈运动引来的呼吸声。

  不到半个钟头前刚发泄完一次,这次不管amy如何剧烈的运动着我都还没有想出来的感觉。

  数十下的套弄amy娇吟后一声扑倒在我胸膛娇喘。

  休息一会后我翻身让她趴下雪白的玉臀不禁的轻咬一下,提起龟头再她阴户边磨噌一会后一股脑的全跟尽没。在我全速快速抽插下原本紧绷着的身体突然软下,阴道内分泌物也增多,我心想可能达到高潮了。

  我硬邦邦的阴茎还没有想出来的意思,于是呼慢慢的再她背后干着她,手也伸入她阴核处挑弄着。

  不一会因刚才高潮软掉的身驱又逐渐恢复起来,也开始摇动臀部想要试着配合我的动作,在磨擦过她的阴核后我时而抠弄着她的阴核时而用指甲轻括她的菊门。她对这两个地方好像非常敏感。

  就在她加快屁股配合着我的频率后我托起她的腰做最后的冲刺,再数十次的冲刺下我马眼一松,阴精直泄amy她阴道内部,

  她吟叫道:「插再最深处不要动。」

  我紧紧的抓住她的腰让我俩最紧密的交合着,阴茎在amy阴道内抖动着吐出精液,而amy再我射精完后也让我感觉到她阴道一松一紧的,好似要将我阴精吃进去的感觉。

  终于amy在我射精完的平静中再达第二次高潮。我贪婪的不想将阴茎抽出,继续让它在amy阴道中泡着。amy阴道也一阵阵的悸动感觉好美。

  「你好重ㄡ。」

  「我被你压的喘不过气来啦!」

  在amy的哀求下不大情愿的起身将阴茎抽出。可能是第二次精液并不多没看到流出来。拉起amy身子一起到按摩池内泡澡。

  再池子中我们聊了起来,我们谈的好高兴。后来她拉过我手看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吹促我起身要我载她回家。着好衣服丢下三千块在梳妆台上让醉死的雪莉明天买单。送amy回到公寓后她向我要了一张名片。就往里走去剩下我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楼内。约一星期后突然收到amy约我出去的电话,我喜出忘外的祈待着与她见面。

  我跟她交往了约七八个月后来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后。

  我慢慢的从发泄性欲者的状态下转变为辅导她回复正常生活的义工。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