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代情感
【性史2006-16篇真实性告白】
              军中乐园秘史

           叶祥曦(20051220)

  作者简介:叶祥曦,男,一九四七年生,台中市人,现居于南投。

  过完年,来到这个世界正好一甲子。出生于深山交通不便的煤矿区,受教育的方式是拳头打骂,一切依风俗习惯生活。关于女性身体构造和性的问题,羞于启口,心中观念是保持童真和未来的伴侣交换。婚后做爱行房也是为了传宗接代,关了灯偷偷摸摸进行,不管对方的感受。现在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不管年轻人、老年人都应该勇于探讨性事。

  民国五十六年过完阴历年,我在新竹关东桥唱从军乐。那年我正好二十岁,刚从高职毕业,理着大光头,穿着不怎么合身的草绿色军服,踢正步唱军歌:「我有两枝枪,长短不一样,长的打* 敏感信息过滤* ,短的打姑娘……」如此般度完前八周的新兵基本教练。结训到靶场打靶,六发子弹虽然全「杠龟」,仍顺利结训;我的感想是我打过枪了(以前在家都是偷偷的打手枪「手淫」啦)。
  抽签分发后,我到了陆军凤山卫武营的炮兵连。第五天我就出状况了。和四位同袍在司令部前面割草,休息时我爬到芒果树上摘芒果(这是违反军纪),正高兴的叫同袍接好芒果,却发现树下没有半个人。司令部的窗口有位上校指着我,叫我过去,我头皮发麻的向他敬礼。他抄下我名字、连上电话后就叫我回去。我问同袍我会受怎样处罚,他们说以往都关禁闭室一个月。但事经过半个月,连上没人提起,我也忘了。有天我在中山室站卫兵,那上校出现在我们连上,他对我们连长说:「这个兵我要,我现在要带走,陆总部公文批准了在这里。」我就这样进入了「八三一军中乐园」。

  丁上校用吉普车载我往凤山方向,二十分钟后在五甲路一栋三层楼建筑前进入,我看到大门挂着「陆军第二军团凤山特约茶室」。大门有宪兵和卫兵站岗,四周高高的围墙与墙上铁丝网,和监狱很相同。

             初来见到小姐会脸红

  报到第二天开始服勤务,每天二小时卫兵,六小时在管理室等候上级的派遣,如打扫房间、烧热水、洗浴室、查房、处理纠纷、为客人补票(每人服务为十五分钟,逾时要补票,小姐一按灯,管理室墙上的灯就亮起,我们就会上去询问)、押小姐到医院看病,或到凤山、高雄买化妆品、内衣裤、衣服。还有小姐要买点心、零食,会先写好便条纸和钱交给我们,分早晚二次。另外要到厨房帮忙打饭装便当送饭、到洗衣场晒收衣服,反正上级交待什么就做什么,其它时间只要不出营房,跑到小姐房间哈拉打屁也没人过问。

  初来时见到小姐都会脸红,尤其在浴室看到她们上厕所不关门,当着我裸体洗澡,洗下体,我会落荒而逃,她们就骂我「看到鬼」。这种事常发生,故小姐都知新来一位菜鸟。我每次和她们接触时,有人会摸我的脸、胸部,甚至我的小鸟。

  这栋建筑是三层楼回字形,只有一个大门出入,前面是守卫室、管理室、中山室,第二大门就是全栋大楼,入口只有一个楼梯,楼下是售票处,分军官票十八元,士官兵票十三元,墙上有服务生(妓女)的大头照片及编号。阿兵哥买票后看墙上照片到二、三楼找小姐房间号码「打炮」。楼下是我们卫兵连、宪兵排的队部寝室;楼上二楼一部分隔开为军官部,大约一百二十位小姐;其它部分及三楼全部是士官兵部,约有九百人。

  小姐房间约四坪大,床、柜子、桌子、电扇、痰盆、椅子、棉被、枕头外,其它可能用来自杀的东西都不准有,尤其刀子、绳子、玻璃、镜子、针……,每月查房一次。大门墙上有个灯,小姐开始服务会将灯打开,屋内墙上有个钟也开始运转,超过十五分钟小姐会要求补票。我们管理室的卫兵就背着袋子和零钱为小姐补票,小姐会将门开一小缝,将钱伸出外。房门墙上如果灯亮着,表示里面在办事,其它人必需在门口等。一结束小姐会拿脸盆去浴室倒水,又捧新干净的水进房。

  这些小姐都是从台湾各监狱征召来的,她们如判刑十年,在此服务五年就能出狱,而且每服务一位能抽八元。她们上班时间是早八晚八。休假是月经期及中标或生病。

  在这儿我们有卫兵守则三十六条,其中一条是「协助脱逃、接受馈赠、没买票接受性服务」都要送军法审判。我换日光灯、通水管、修水龙头、送卫生纸到小姐房间……样样做,深得长官的厚爱。我长得娃娃脸,有几位小姐要引诱我和她打炮,我都迅速离开。同袍一齐洗澡看到我龟头仍然包皮,这件事传到楼上,这些小姐就问我打过炮没有,是不是处男,如果想开苞可以找她,她会包红包给我。甚至有人见到我直呼名字:「叶××去买票来给我捧场啦。」

             小姐指名我表现最好

  每星期一军团部的卫生连会派医官和助手三十人来检查下体,我们卫兵也要帮忙,约六点到八点结束。小姐排队下楼到医疗车上,躺在一个可以打开双脚的架子上,由军医用器具将阴部打开检视,并用棉花沾阴道黏液回去化验;次日我们会接到电话,被告知哪些人停止服务,得接受打针服药。

  这儿的服务生也会为恩客吃醋打架、自杀、发酒疯、偷窃等,我们都要去处理。她们规定每天至少要收到十张票,但有人关门不接客,也有人拚命赚钱。每月结帐时,成绩不好的会被请到管理室辅导,如果继续如此,这些小姐会和其它地区的特约茶室交换,故每周有人进有人出,犹如我们新兵入伍老兵退伍。
  丁上校每周一来作一次朝会和巡查,到楼上询问小姐有什么要帮助或处理、卫兵宪兵有没有欺侮她们,竟然有数人指名我在此表现最好。当天朝会上校训话就说他没看错人,并放我七天荣誉假。其实我也没那么好,看到漂亮的小姐也会心动,下了班也进小姐房间哈拉打屁。例一:515小姐是位原住民,听说有二个性器官,我下班去找她,她说我们可以互相看对方的,便马上脱掉裤子。真的耶!没有阴蒂却有一支小鸡鸡,还有一个阴户。我看完就跑掉了。例二:039的小姐阴毛从阴阜长到胸部,我也是跑去找她,她也乐意脱裤子给我看,而且还看她的「桃源洞」。

  在这里我第一次碰触女人身体是因为一位发酒疯的小姐脱光衣服在走廊乱跑,正好我值班,便上楼老鹰捉小鸡般的将她扛在肩上送入房间,为她穿好衣服,在房间贴上「本日公休」。第二次是位小姐盲肠炎,天气热小姐都是脱光衣服睡觉,我受命处理,只好扶她起来穿衣服,背她下楼送医。第三次是819小姐要捉弄我,故意亮有事处理灯,我一进她房间,她就把我扑倒,房间灯又被她熄掉,她孔武有力,全身脱光光的如蛇般缠住我,裤子也被她拉下来,还好同事赶来拉开,不然我差点被她强奸。

  要提一件难忘的事,777号小姐长得冷艳漂亮,身材一级棒,门口常常有数十人排她的班,但她每天只接十位,一有十张票定休息,说话从不正眼看我。某日我去为她打扫房间(捡棉仔纸),她站在外面抽烟,我推开床发现一条手巾包着金戒指、项链、现金近仟元,我送还她。她紧张地拉我进房,请我不要报上级,会被没收,什么条件她都接受。我笑笑的说不会啦,从此她待我如亲弟弟。那些东西我偷偷代她寄回屏东潮州,家人也回信收到物品。后来她见到我好高兴,在房间内深深的吻我,我也有反应,老二翘得好高。我的初吻就这样献给这位妓女。

               875小姐

  在此服务半年,一切驾轻就熟,也开始受派外勤工作,值得一提的有二件事:一次我押小姐到美容院洗头剪发,她要上厕所,但我们扣在一起,她要求解开手铐,我骗她锁匙在班长那里,她只好进去蹲,我站在门外,正好有位不认识的小姐也来上厕所,当时好尴尬。另一次是押人到高雄八○二医院,一位拉肚子的小姐要上厕所,我押她到厕所时不知要上男厕或是女厕,我问她,她说废话当然女厕,就拉我进去,我选最内部那间,怕她跑掉不肯打开手铐,她只好进去。这时也有民众人来上厕所,责问我在干什么,我急得直叫那位蹲厕所的妓女快点快点。有人去叫医院警卫来,我出示证件,他探头往厕所内看,我左手和那位小姐仍然铐住,他明白后马上说:「没事没事,警卫押犯人上厕所。」他老兄还陪我在厕所旁聊了十几分钟。

  时间过得真快,服役破百(剩三个多月要退伍了)。和这些女人相处两年多,凭良心说,我没见到一位心仪的女孩吗?我又不是柳下惠。875小姐身高一百七十三公分,清秀,国立大学毕业,家境富裕,因男友将毒品寄放在她住处被查到。两人皆判刑十年,男友保释中偷渡美国,她被遗弃在台湾担起贩毒重罪,曾想不开自杀二次,皆被救活,而转送来此。她每天只接一个客人,其它九张票都自己拿钱出来补。她房间在三楼最角落处,和丁上校关系也很好,故这里的长官没人敢欺负她。她花钱大方,常托我到凤山街上租小说看,我因英文能力差,常找她指导。

  有一次她心情不好,要我晚上八点到她房间陪她。她拿出一瓶洋酒要我陪她喝,连小菜都预备好了,两人一杯接一杯,最后全醉倒床上,深夜三点多我见她起床小便、喝茶,我也起来小便。她见我龟头仍包皮,问我有没有性经验,我摇摇头,两人又倒在床上睡,她开始抚摸我,我的老二也不老实了,她将我衣服脱光,自己也脱光,我对她又吻又挖,她的阴户充满淫水,数次将洞口对准我阴茎推进,我皆推开她。她问我为什么不要,我告诉她,我的第一次要给我未来的太太,她也不勉强我,两人便拥抱睡到七点我离开。

  过完阴历年,我只剩十天要退伍了,875小姐送我一套西装、领带、衬衫、皮鞋。那一夜我又陪她聊到天亮,两人还互相手淫,她将我的精液全部吞到肚子里,我俩在早晨依依不舍的分手,她告诉我叫我等她,她要嫁给我,只要我要她。
  五十九年二月十五日,我领到一张奖状、退伍证和车票,便和同袍及二、三楼小姐说再见,坐上十点的夜车回台北,心里充满理想与快乐。

                附记:

  一个妓女在十二小时内能接多少男人?因为我每天要到楼上收票记录,我最清楚,最高记录是三十七张。

  不久,经卫道人士及报纸舆论大大的批评不仁道、不道德,台湾的「八三一军中乐园」至一九九二年全部结束消失。

  要是我当这种兵,不知道要失身几次……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