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代情感
【与母女同床】
               与母女同床

  自从绘理子的丈夫去世後,她就无法依约还钱给我,我本可以收回这间屋的~不过,看到绘理子和女儿惠理香,我不禁有个念头……就是住在一起了!虽然和陌生人一起居住,是於理不合,但她们还有选择的馀地吗?

  37才的绘理子,死了丈夫都3年了,一直没有得到慰藉,这时己非常「饥渴」了;19才的惠理香,更是刚刚完成发育,一经挑衅就会禁不住情欲……不出我所料,不到一年间,我便把她们分别弄到手,再在有意无意间(就是有意扮无意的),让她们知道事实~两母女感情实在太好了,经济又全依赖著我,加上本人算有点技巧,於是,她们都接受了「母女共待一夫」~

  今次,我便和绘理子去北京旅行,让她看看这个掘起中的大国~惠理香因为要上学,所以要留在家里,而且三人行之中,其实也需要二人世界呢~她也有问我,为何不去上海……恕我直言,如果要比五光十色,上海和东京还没得比呢~所以要看就看特别一面,也即是中国比较保守的首都——北京!

  在其中的一天,我们去了看,曾经的中国民主运动圣地——天安门广场。我还记得好几年前,由台湾过来发展的女优凌垠,就曾经在天安门广场、故宫拍过露点写真~由那时开始,我便决定了,我要在天安门广场——这个中国最严肃的地方,玩些刺激的玩意!

  在我的要求下,绘理子这一天穿得非常清凉,背後绑绳的小可爱背心、露出整条腿的超短热裤~绘理子保养得这麽好,当然有条件这样穿,但北京人相对保守,所以吸引了不少奇异目光,害得本身就比较稔持的绘理子,害羞得有点尴尬~她害羞的样子,也真是可爱呢,这才令我这麽喜欢欺负她!

  绘理子热裤的裤袋,放了一个小机器,也有一条电线连到她的耳筒,不过这是个假的~我在裤袋里,拿了个遥控器来,按动开关~绘理子就突然一震……对,我就是在她阴道、肛门放了震动器!刚刚开了的,只是阴道的那个,她也算有经验,几十秒便调整过来,行起来都不觉有异样~於是,我再开动肛门那个……「啊~」,绘理子身子一弓,腿紧紧夹著,无奈的望著我,身体都颤了起来~
  「快点行~」我好想看看,她这样当众、前後门皆有震动器的走……实在太刺激了!绘理子的身子,没办法伸直起来,只能靠著墙,一步一步的走~但我还嫌不够,拖著她的手,假扮参扶著她的,把她拉离墙边~她真的举步为艰了!绘理子行一步喘一下的,好不容易才行了十多米~趁她走到一名解放军面前,我就把阴道的震动器,开至最高……「呀!」,绘理子一时支持不住,靠了在解放军身上,才支撑得起身体~

  那解放军盈望著绘理子,我心中有点惊了,只好强作解说(中文)∶「对不起,她一时肚痛才会这样……」~想不到,一听我的外国口音,另一个解放军,就立即为我们叫了的士。

  我把绘理子扶到车上,便高速驶回酒店,途中却有关掉震动器……看著她在这环境下,胀红著脸、呵气如兰的呼吸著,实在太兴奋了!好不容易,终回到房间了~一关上房门,绘理子己经无力的跪低了,求饶的说∶「受不了啦,快点拿出来啊~」

  於是,我把她抱到床上,再脱去她的热裤、丝袜和内裤~绘理子早己湿透,好在有先见之明,要她带卫生巾,不然她就出丑了!我拔出阴道的震动器,轻摸她的阴户,她便繁感得又颤起来~绘理子被「震」了这麽久,身体己经非常需要,娇嗲的说∶「人家很痒啊,快点插进来啊~」

  过了一会,见我还未动,绘理子竟然向著我,像小狗一般摇著屁股起来~我也不客气了!拉开裤链,把钢硬的鸡巴放出来,马上就插进阴道……「呀~」,绘理子等了太久,一进入就兴奋得叫了出来~但我仍没开始抽插∶先把还在肛门的震动器,开到最大放,在她屁股上的双手,也用食指把它按得更入;同时腰才摆动起来,让她享受一下双重刺激~

  前门的抽插、後门的震动,连是不是快感,绘理子也分不到了,只懂大叫∶「不要……呀~呀呀呀~」。我却不听她的,捉紧的她纤腰,卖力的抽插著肉穴!「呀~~~」,绘理子好像真的顶不住了,连口水也流到床上,全身都开始颤起来……看她这个样子,我唯有把震动器关掉~「呵~」绘理子呼了一口气,可是鸡巴还在啊!虽然,绘理子己经叫不出声,但鸡巴不断进出的快感,很快就让她喘气如牛了~

  几分钟後,绘理子慢慢喘息和适应了,开始随著抽插,叫起床起来∶「呀~啊啊啊~嗯……」~听著她的浪叫,我便更加兴奋~我大力摆动腰支,不断冲击她的阴道!一边不停抽插,我一边问她∶「我干得如何?舒不舒服?」「很……很舒服,爽极了,呀……呀!」,突然有一股暖流,流到我的鸡巴上~想不到,绘理子这麽快就高潮了~

  我鸡巴还在阴道之中,有点悔气的∶「唉~这里快高潮,那我怎样好?」「那……那便插我後门吧~」还有喘气的绘理子,这样回答~当然,有一点是因为,她不想我不爽;但其实,震动器在肛门震了这麽久,说她後门没感觉,才是骗人呢!

  「啊~」拔出的一刹,绘理子又打了一颤~看著她的肛门,由大圈缩成小圈,就感到种特别的兴奋……可惜,肛门还未可以休息,因为鸡巴要插进去!~之前塞了震动器,肛门己经放松,所以很容易就插入了~我缓缓的摆起腰来,开始从後门进攻,为了让绘理子适应,我只慢慢的快速……一下下的,鸡巴全根插入,不断刺激著肛门~「啊啊啊~」的,绘理子竟浪叫出来了!想不到,她真的被肛交到高潮~

  干女人肛门,干到她有浪叫出来,实在太有成功感了!听著她的浪叫声,我就浑然忘我,腰自然的动起来~可是差了一点——就是看不到她的淫样~咦,我又想到新玩意了!忽然,我定了下来,停住了抽插……绘理子也感到了,「衰人……又怎麽不干啊?」她喘著气的撒娇。我却弯下腰,在她耳边鬼马的说∶「不如这样,我们走到厕所去再干吧,不过鸡巴不要出来啊~」

  绘理子对我那有办法?只好照我说的做……本来「狗仔式」的她,慢慢的挺著腰,把身子拉直过来;我也从後帮忙,只手揽著她的纤腰,让我们行动一致~我们先移到床边,再慢慢的跨下床,鸡巴始终还在肛门,绘理子每走一步,都要呼一口气~走了几步,我突然挺腰一下,绘理子忍不住,「嗯」一声了,真是可爱极了!只是十米左右的路程,这样走走停停的,结果行了3分多钟~

  几经辛苦,终於走到厕所啦!绘理子己经全身软掉了,无力的伏了在洗手盘上……怎可以又见不了脸?我执著她的头发,轻力的拉起她的头~绘理子也意会了,勉强用手撑起身来,她的美好身段,在镜中都反映得一清二楚……我再开始抽插了,鸡巴不停穿越肛门,插进绘理子大肠内~看著她的奶子晃动、连口水都滴了下来,我就不禁加快速度,大力猛干起来!「咿~呀呀~」,在她的浪声淫叫中,我终於在爆发了!把精液都灌进大肠内~

  终於,我们去完旅行回来了~其实,在中国这种独裁的国家,如此刺激的玩意,偶一为之还可以,太多和太危险就不要了……始终,被捉住就大件事!
  回到东京,本来是想第一时间,冲入惠理香的房间,立即和她做起来~不过,这段日子她要应付大学联考,说要专心读书,考完试前也不会和我来这个……讲真,惠理香一直是学校的第一名,还用怕考不上大学吗?而且时间还有半年,要这样紧张吗?在惠理香面前,我当然要装出一副很了解的样子,但心底里己在想著,有甚麽方法,可以让她乖乖就范呢~

  这天,我端了一杯热牛奶到惠理香的房间,看到惠理香年轻的背影,忍不住就一手从後把她抱紧。嘴唇吻著她的耳背、手也抚著一双美乳,惠理香却捉住我的手,说∶「不要这样啊……等我考完试,才和你做过够吧。现在你想搞的话,就和妈妈搞拉~」,但我不肯摆休说∶「但是我现在想搞的,是你啊!」,同时一只手己摸到她的大腿上。「不要!」惠理香大叫,我也被她吓呆了,她转过头来说∶「我现在怒了,快点给我出去!」,我唯有死死气地步出房门。

  虽然,我被她赶了出房门,但我却很有信心,那天可以把她弄到手上……果然,过了不久,惠理香便出到厅,把我抱著、在我耳边说∶「我现都听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她见我没反应,竟伸手摸著我的鸡巴!「刚刚你又不肯,怎麽现在又变了?」「还不是你害的!抚弄得这麽有技巧,弄得人家心痒痒~」,哈哈,那是甚麽技巧好,只是我在牛奶中下了春药。这样,你便不倒来勾引我也不行吧~

  这时她己唇半开、眼半闭的,如此迷人的神态,叫我怎能抵挡得住?我把她抱得紧紧,同时吻到她唇上。看她闭著眼,完全享受被支配的样子,就让我更不能自控~我吻著吻著,一步步往前迫,她就慢慢的後退,终於跌了在沙发上……
  我暴力的把她的小背心扯下,她那雪白、滑溜的乳房,便尽露於眼前了~那幼嫩的乳房,真的令我爱不惜手,手指不停的玩著乳头,有时又贪玩的掐一掐它,甚至凑嘴去啜……舌不断围著乳头打圈,手己经插到她的阴道内,弄得她「丫丫~」的叫~我的「弟弟」己够兴奋了,是时候真的要开始吧!

  我躺在沙发上,叫道∶「还不过来服待我?」,惠理香听了,就乖乖的爬过来,想用口帮我含……我却阻止了她,说∶「我今天想你用两乳~」「你很坏啊!」她刹一下娇,便把双乳架在我大腿的上,手慢慢的用力挤著~被嫩滑奶子压著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她半开著嘴,让口水流到自己双乳上,来挤弄著我的鸡巴~双乳上下的不停挤著,一波波的压过来,压著鸡巴的敏感神经,舒服极了~我的鸡巴,己经被她弄得铁一般硬了!猜不到,连她自己也爽起来~开始是「嘿嘿……」的,现在还叫了出过……看来替我乳交,也会弄得她敏感了,春药的效力认真不简单~再过了不久,她就对我说∶「我受不了拉,快点来吧~」

  我把她扶到沙发上,将她的裙和内裤都褪下了,马上就插了入去!是春药的原因吧,惠理香的阴户己经湿透了,阴户也好像比之前窄了些,因为有一阵子没干吧~她把我抱紧,脚也把我钳著,好像不要我离开似的~

  我摆动著腰支,鸡巴不停抽插著阴道,不断的戟进戟出,己经令惠理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了~在我的「服务」下,她闭上眼、咬著唇的,随著抽插,慢慢「唔呀……唔呀~」的啍著~在她如此陶醉的时候,我拔出了鸡巴,把它顶到屁眼上~「你干甚麽?」惠理香吓了一吓,大声的问。我说∶「有甚麽关系?你不是应承过我,会把屁眼也交给我吗?」「……」她一时语塞,我趁这机会把腰一挺~「啊!」惠理香大喊一声,手立即掩著屁眼,说∶「不,不要干屁眼!再这样的话,甚麽也不要干了!」

  细看才发觉,惠理香因为这一下,己经微带泪光了……我安慰著她,说∶「对不起啊,你说不干屁眼就不干,那……我们还要继续吗?」「衰人,当然要拉~」,这种既羞又想要的表情,可爱极了~鸡巴重新插入她体内,她敏感的神经,再次被我鸡巴牵动,马上己「啊咿啊呀~」起来,听得我更兴奋,使得我越插越起劲~我两手捉紧她的腰,猛力摆动腰支,无间的狂轰她的小穴,「啪啪啪啪~」,肚子都拍到她屁股上……

  我越插越急,每下也插尽深,疯狂的插了二千多下……终於,我也忍不住了,「啊啊啊……啊~」,终於把全部精液,都射在惠理香体内了!惠理香彷佛己爽到昏了,整个摊了在沙发上……即使用了春药,也未能让她完全丧失理智,看来下次要再想办法了~

  捱了大约半年了,为了惠理香终於考完了大学联考,我和她们两母女当然要庆祝一番!吃完晚饭、再饮了一点酒後,我们三人一起上到床上~我和惠理香在这半年来,只干了上面那一次,现在也应是苦尽甘来的时候吧!我对著她说∶「到了今天,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吧~」「是……不过……啊~」,她说著说著,我己经把手指头,按在她的屁眼上~「你不会说过不算吧~」,同时,手指己在撩著她的屁眼……

  绘理子也说∶「不用怕啊,妈妈己帮你准备好了润滑剂~」,惠理香听了,只能露出牵强的笑容……这时,她已没有任何的籍口了,唯有听话的脱下衣服~望著她紧紧的屁眼,简直令我著迷了!

  正当我在穿胶手套时,在那边,绘理子竟然撑开女儿的屁眼,近近的盈望著,说∶「惠理香的菊门,真的很紧啊,妈妈看了也心动~」「妈……不要这样啊~」,惠理香的说话,阻止不了绘理子,她更伸出舌头,开始舔著屁眼~舌头上下摆动,不断扫著菊门,一时又打著圈的……「啊……啊唔啊~」,屁眼第一次被人舔,惠理香忍不住,咬著手指的,啍了几声~舔了一轮,屁眼己经够湿润了,绘理子望著望著,手指己经移到惠理香菊门上……

  「惠理香的屁眼是我的,你不许碰啊!」,我叫止了绘理子,她唯有无奈的让出位置来……我手指沾了些润滑剂,在惠理香屁眼上,不停打圈~她这时呼吸声变重了,见她这样,我就慢慢加重力度,害她「丫」了几声出来~之後,我就把尾指按到屁眼,逐渐用力,终於插进去了!「啊!」惠理香叫了一声,手立即握紧了绘理子,绘理子也安抚著她……屁眼紧紧的箍著尾指,我开始试著动,慢慢把尾指插进去、抽出来,再渐渐加快,弄得惠理香也跟著喘起来~

  这样抽插了几分钟,屁眼己放松了一点~尾指之後,我再分别试了中指和母指,都可以了後,我便试试用食指和中指一起……「痛……不要了,我不要玩屁眼了!」惠理香突然大叫,手紧紧的掩著菊门~

  绘理子见到我有点怒气,便打圆场的说∶「好了好了,不玩屁眼就不玩屁眼,不过……你也要好好服待智也,作为补偿啊~」,惠理香应承了又不肯,现在知是自己理亏,便乖乖的爬了过来,解开我的裤带,用口为我服务~

  惠理香一手握著鸡巴,带泪的脸就马上挨过来,一口含住了鸡巴~她卖力的吸,一时舌在龟头上打圈、一时又舔著根部,时松时紧的吸著,甚至头也前後晃动起来~她越吸越用力,「啜啜啜啜~」声的,精液都快被她吸出来了!这时候,绘理子趁我不为意的,走到我身後,撑开我的菊门……她也伸舌舔了起来!她的舌慢慢扫动,舔完一遍又一遍,来回不停的扫著,不断刺激著菊门~前後双重快感夹击,真的服舒极了!

  我己经硬透了,於是便抽出鸡巴,叫著∶「绘理子过来~」,绘理子听到,便立即爬到我面前~她劈开双腿,甚至用手指撑开小穴的,勾引著我……在女儿面前时,她总是特别骚的!我也不客气了,马上把鸡巴插了进去,开始抽插起来……惠理香坐在一边,用羡慕的眼神,看著妈妈和我亲热~

  我捉著她的腰,腰支不断摆动、猛力抽插,每一下都插到深处,肚皮也猛力撞向她阴户,「啪啪啪啪~」声不停向起~绘理子一边享受著冲击,一边大说淫语∶「好舒服……好舒服~」「智也……很猛啊~」「再大力点……让我……让我爽死吧~」,她被我干得上气不接下气,仍勉强的说著,这却更引起我的兽性,让我抽插得更猛……而惠理香,己在旁边看得狂吞口水了~

  鸡巴出出入入的,不停充实她的阴户,也差不多二千下了~连连进攻下,绘理子被我操得喘不过气了,脸也涨红起来,手又拥著我的颈、脚更钳住我的腰,喘气声在我耳边向起,看来快要不行了……突然,惠理香在一旁大喊∶「好痒啊,智也快过来帮我!」

  见到惠理香,不停用手指撩著自己的菊门,我便马上离开绘理子身体,走到她身旁,问∶「你要我怎样帮你?」「……快帮我止痕就是了~」「你不说清楚,叫我怎样帮你?」「……就用鸡巴来止痕吧!」,她说到这里,脸都己经红透,我也不再戏弄她了……其实,我早就在润滑剂里,加了痒粉,现在终於发作了!~这时,绘理子也过了来,把女儿的双腿拨开,让我清楚的看到屁眼~我立即就把鸡巴按上去!

  我慢慢把身体压下去,惠理香便己「丫~」一声,侧了头的忍著~惠理香屁眼真的很紧,紧紧的箍著鸡巴,只要些微前进,就像突然用力一掐,爽翻天了!我轻轻的抽插起来,只见惠理香咬著手指、绉著眉的,我便问她∶「舒服吗?」「唔……好舒服~」但她的手,却紧紧的抓著床单~

  绘理子的双手,开始玩著女儿乳头,口也含著女儿耳珠、舔著她的粉颈,果然让惠理香稍稍放松了~我慢慢的抽插了5分钟,让菊门也适应了,鸡巴的进出,又搔到她的痒处,让她开始「咿……嘿呵~」的,享受的呻吟起来……我趁这个机会,逐渐加快速度~鸡巴来回抽插,不断贯穿屁眼,这对惠理香来说,太刺激了~过了不久,她己经顶不住叫停∶「停啊停啊,你干坏我屁眼拉!」,但这叫声、这副表情,却令我更加兴奋……鸡巴一下下的撞进去,小腹不停拍到圆润的屁股,「啪啪啪啪~」的~我用力把鸡巴顶到尽深,在惠理香大肠深处,重重的发了一炮!

  惠理香己经昏倒了,我也摊了在床上休息……突然,听见绘理子的声音在说∶「智也……我还未……」~没错,我和她干到一半,在她最近高潮时离开,她又看著我操惠理香,情绪根本没有渲泄~

  我爬到她身後,轻轻吻著她的颈,从後一手玩著乳房、一手轻抚她的阴户,她己经「呵~呵~」的了~我把手指慢慢伸进去,稍稍挖著,她便「嘿嘿……」的深呼吸,这副表情,实在太吸引了……我手开始前後抽插起来,手指也挖得越来越用力~这时,她己整个人绷紧,抓住我的手,叫著∶「不要!不要!」,我却加速的挖动……「啊!~」,她阴部突然喷出淫水,全身抖了一抖,就这样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