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春色
【一次意外上了同学的熟女嫂子】(完)【作者:最爱你的75b胸】
字数:11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次意外上了同学的熟女嫂子

                 一

  如果因为尴尬还无所谓,但是还是发生了,和一个不应该的人发生了性关系。
  2011年从湖北回来后,那些以前断了联系的同学逐渐联系了起来,本来这个城市就这么大,难免会遇见一些所谓的亲戚朋友,他和嫂子就是其中之一。
  说起来,他是我同学家族的大哥,姓宋,我都称他为宋哥。跟我哥是同学,而我哥哥比我大正好12岁,今年我33,他45,而嫂子比他小一岁。

  想必大家都知道,初中同学就跟发小没区别,虽然我们是在市里,但是我们的老家都是隔着几里,如果硬要拉关系,百分百能牵扯起来。

  对於他们两口子而言,开始是陌生的,但是随着同学结婚的结婚,去外地的去外地,我跟他们也逐渐熟悉了起来,没事的时候就去他们那坐坐,而大哥对我也很好。

  他们开着一个贸易公司,位於市郊区,一个上下两层楼的地方,在我的印象中,嫂子是一个很精明,很能干,很顾家的女人,虽然44岁了,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是很高挑,不是很漂亮,却很会打扮,描眉,胸部很大,爱穿黑丝,腿很长,比哥个子高,可是给我的感觉有点瞧不起人,每次去他们那里,她总会变相的打听我的那些同学的事情,也就是我哥那些堂弟们的消息,甚至后来听说,因为之间互相金钱来往,闹的很不愉快,但是在我的心中,一码归一码,我总是完成一个弟弟该做的事情。

  不过随着熟悉,我和他们觉得就犹如一家人,无论是吃饭还是聊天,都很随意,故事就发生了。

  因为他们是做服装贸易的,到处都是布匹,乱七八糟的,而他们很忙,每次吃饭我一般都是去他们那里。

  去年夏天,我出差回来,就去他们那里蹭饭了,去就挨了一顿批,大哥就说我不结婚,总乱跑,一顿说,嫂子从二楼下来就是笑笑,也乐意看见大哥在数落我,我知道他们也是对我好,我就应付着,看见嫂子今天穿着是橘黄色的裙子,很性感,小吊带,黑色的胸罩带子就挂在白皙的肩膀上,有点诱惑人。

  去的很早,但是到了天黑了,他们还没下班,一直到了晚上很晚,员工们都走了,我们才准备找地方吃饭。

  事情就这么巧,大哥接了一个电话,要去一个地方拿一个文件还是合同,说是正好在那附近吃饭,因为嫂子还要收拾一下,关灯什么的,再说大哥去办事也要时间,就要我现在这里,一会让嫂子开车拉我过去,我就答应了。

  他们那个地方关灯之后,整个车间黑乎乎的,我也没法乱走,就在大哥的办公室里等着,而嫂子也不知道去哪了,就听见在楼上收拾。

  我在无聊的看着手机,这时候我就听见了楼上的尖叫声,把我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嫂子,摸索着就上了二楼,看见只有洗澡间开着灯,连忙过去,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就是蠢蠢欲动。

  嫂子光溜溜的,就这么对着我,浴巾掉在地方,一只手撑着地面,能看见两只奶子沉甸甸的,粉红色乳晕很大,有点下垂,成一道完美的弧线,或许是因为洗完澡的缘故,嫂子的阴毛乱糟糟的,很浓密,两片阴唇厚厚的,就像鱼的嘴,在前面形成一个瘤状,甚至能看见水珠沿着嫂子的腹部在那里成型。

  其实嫂子的身材还好,小腹的赘肉不是很多,但是也形成一个小圈,分外诱人。其实观察这一切时间很短,再一看,原来是嫂子在吹头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发吸进吹风机了。

  我也很佩服他们的设计,整个吹风机被固定在了墙上,如果嫂子站着,抬手正好,可是由於地板是瓷砖的,或许是因为发滑的原因,嫂子摔倒了,就如上吊那样,头发扯住了,她想爬起来,每次动,就是脚出溜出溜的,还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头发,我仔细看了一下,整个吹风机的插头和插排被粘在一起,固定到了墙上。

  或许有点不知所措,我上去就把她抱了起来,就和情人相拥似的,她后背湿漉漉的,我穿过她的腋窝,这时候才发现,嫂子个子真高,腿很修长,脚趾头在指甲油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诱人,夏天穿着薄薄的T卹,清晰的感觉嫂子奶子的压迫感,我的头能到她的额头,比我高,两手摸着她的后背,有点冲动,自己能感觉热血上涌,感到自己的阴茎瞬间硬了,就这么定在她的小腹上,彷彿时间都安静了,彼此能听见呼吸声,很粗重。

  「你先出去。」

  「啊,奥,嗯。」

  我灰溜溜的松开了她,我没敢看她的脸,这时候她转过身,一手扶着洗脸盆,一手扯着头发,吹风机也耷拉在她的肩膀上,鬼使神差的我到了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嫂子的菊门在毛茸茸的阴毛下,透出深色的嫣红,有那么一瞬间想扑上去,顺着视线往上移,屁股后背,然后透过镜子,和嫂子的视线碰撞,她在看我。

  「我在门口,等你啊!」

  「嗯。」声音很小,虽然我出来了,二楼的车间,黑乎乎的,就是洗澡间门口那块是明亮的,可是这个时候,我怎么也平息不下来,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
  挨着旁边的布匹,一屁股坐下,能听见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的。

  我想这个时候,她在里面抽头发吧。人一旦有了邪恶的想法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我就是这种状况,而离着预想不到的局面发生,仅仅缺一道诱因,刚才的画面是一个诱因,而外面凳子上嫂子换下的内衣是另外一个,而它恰恰就发生了,鬼使神差的我就摸了上去。

  刚才在洗澡间的那一会我没仔细看,原来嫂子在外面脱了,黑色的小三角,薄纱的,黑色的胸罩,忍不住的拿在鼻尖闻了一下,没有小说中说的那种难闻的味道,但是有种乳香女人的味道,我想这也算是变态的做法吧。

  其实我没有什么沉醉其中,这个时候脑子还是清醒的,说来长,但是时间很短,从大哥走,到现在,也就10来分钟,直到听见嫂子叫我,我才回过神来。
  我连忙过去,原来嫂子让我将插头给拔下来,这时候嫂子披着浴巾,我不知道怎么披上去的,是不是用脚勾住,就如潘金莲电影中那样,露着香肩和白皙的脚丫。嫂子一手捂着浴巾在胸前,一手拿着吹风机,我看见还有一撮头发在里面,看了看高度,我出去把那个凳子搬了进来,或许是色心作祟,我故意将她的内衣丢在了外面成捆的布匹上,没有拿进来。也很佩服他们的想法,整个插头和插排被胶带缠了好多圈,我怕电着,小心的处理,直到我把插头拔下来,嫂子也才舒了口气。

  其实这个时候,我应该出去的,可是我没有,思路越来越清晰,我说:「我给你弄,你坐着吧,你自己弄不得劲。」

  「嗯。」

  刚才那种感觉又来了,我接过吹风机,在嫂子后面,我知道她什么也没穿,其实被搅进吹风机的头发没有多少,我就那样小心翼翼的试着往外弄,有时候弄疼了,嫂子也会说轻点。

  其实很好弄,主要是嫂子一只手不方便,我弄就轻松了,看着她的脖子和香肩,我觉得血压不停的上升,嫂子似乎也一样,我俩喘气声都特别大,人说色心是最大的,我就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动作,不是因为爱情爱恋,纯属激动,当头发全部弄出来之后,我忍不住的亲了她的肩膀,就和自己预想的差不多,嫂子一下子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说严厉不严厉,但是语气也不好,「你干嘛」,而自己也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不知所措,「你先出去吧,别和XX(大哥)说」。

  「嗯」

  就这样,我又走了出来,过了一小会,嫂子出来了,披着浴巾,我俩四目相对,没有火花,有的似乎只有那么一点情欲,「你下楼等我,我穿衣服。」然后嫂子就去拿她的内衣之类。

  天人交战莫过於此,看着她弯腰去拿内裤,撅着的屁股给我发送了最强烈的信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上去从后面就抱住了她,两只手直接捂在了她的奶子上,我自己都感觉用力很大,她似乎被惊到了,「你干什么?」

  我却不管不顾的扯开了浴巾,在真正握住她的奶子之后,我压着她滚到了满地的布匹上,嘴也不停的去亲的脖子和后背。

  人说女人是弱者,一点也不错,虽然她比我高,可是就在几分钟的扭扯中,还是我佔了上风,从挣扎激烈,到慢慢软化,到整个浴巾被我扔掉,她还不忘记制止,「你哥知道了打死你。」

  可是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多大意义,我使劲扳过她,这么面对着她,压着她,从脖子到奶子,一直亲着,开始她还使劲的打我后背,当我使劲嘬她那大大的奶子时候,她却软化了,甚至我亲的很了,她还会抱着我的头,然后我用手使劲搓着她的奶子,一直往下,当我舔上她的阴唇的时候,她已经放弃了,「你哥知道会打死我们的。」

  可是我还是听不见,甚至我在脱自己衣服的时候,她还是软踏踏的,直到我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她才挣扎了一下,可是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随着阴茎慢慢滑进她的阴道,我俩完成了最原始的交媾,就如死了心一样,她不再挣扎,而我只管抽插着,每当插的深了,她也会哼哼的叫着。

  她的阴道很紧,完全不像孩子的妈,更不像44岁的女人,就用这个姿势做了一会,她的电话响了,她吓的忽然坐了起来,但是我还是没有拔出,「你大哥啊」,我就说「别接」,然后就这么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电话就在那响着,很讽刺,很刺耳,就这么20来秒,她忽然把电话往边上一放,「你快点。」
  就这三个字,改变了我俩的关系,我不再是强奸,而嫂子似乎也要放纵一下,很主动的搂着我的脖子,双腿自然的勾住了我的腰,而我也确实喜欢这个姿势,尤其是她修长的腿。

  姿势没有变,就这样原始的运动,激动的时候,我主动去亲她嘴,她也会回应我,或许是电话的刺激,嫂子这个时候才像女人,在射出的那一刻,伴随着空虚,舒服,也表示我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

  我也没问内射安全不,射完后,我俩就这么抱了一会,什么话也没说,嫂子掀开我,独自去了洗澡。

  嫂子很快洗完,「你也洗洗吧,我在楼下等你。」

  等我下楼,在看见她的时候,她在打电话,用手指放在嘴边,那个表情让我很放松,意思我别说话。等挂了电话,她才对我说,我大哥要忙到很晚,问我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说回家吧。

  我坐着嫂子的车,一直到我家门口,我俩都没说话,我下车就说了一句「你慢点」。

  「嗯,知道了,你回去吧。」比我说的字多,但也没说别的,直到我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我忽然觉得就如做了一个梦,而我也没有嫂子的电话,微信,人生中又多了一个和你亲密关系的女人,是孽缘,也是缘分。

  直到过了很久,我再去她那,她还是那个样子,只是眼睛中多了一份别人无法理解的情绪,我懂,她也懂,一直到今天,她还是那样,期间也发生了几次,那是后话,我们不是炮友,但就如炮友,我们不是情人,但却有情人的关怀,说不清,说不清……

          二和熟女嫂子的第二次亲密接触

  年轻的时候,对待感情和婚姻是充满期盼的,总以为两个人走在一起,是多么的不容易,需要的是彼此的珍惜,也曾经偷偷喜欢某个人很多年,结果她嫁给了别人。走在社会上,也忽然发现心目中的一些人,对待婚姻和感情有不同的见解,而一个女人经历多个男人在如今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於许多人而言,能将就凑合着过日子,就是最普通的生活。但是我知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在内心深处有属於自己渴望的地方,虽然结果不是这样。

  就如跟同学的嫂子,我是一个单身小青年,她是两个孩子的妈,我33岁,她44岁,却因为偶然误会发生了性关系,我不知道对於她而言,我俩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我俩在互相操弄的时候,她在想什么。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用鸡巴说话的人,但是我也不想钻进嫂子的心里去问问她,她和我这样,对於我大哥而言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当然,即便我问了,她也不会告诉我,我也不会去问。

  误会可以是美丽的,也可以的痛苦的,对於我而言,回忆回味居多,但是难免患得患失。本人有点大男子主义,个人觉得只有亲密的不能再亲密了,两个人的性器官,才能够结合在一起,我的鸡巴才能插进她的阴道里面,我相信嫂子除了宋哥,没有别的情人,她是不是也想找一个除了自己丈夫以外的人作为一种身体的安慰,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而这一次也给了我答案。

  有了第一次,难免会有第二次,男人如此,女人也如此,何况我确实喜欢熟女。但是自从跟嫂子有了性关系以后,真的有点愧对宋哥,以至於每次宋哥打电话问我怎么不去他那了,我都推脱说有事。

  直到一个多月以后,因为我同学,我才第二次去他们那里。也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嫂子,还是那个样子,淡淡眉毛,或许是因为工作忙的事情,嫂子穿着短裤,休闲的鞋子,无袖T卹,显得很干练。

  因为今天是来帮忙的,来了两个箱车的货物,需要我们装卸,同学在车厢里面,我在箱车口,嫂子在楼梯口,就这样来回倒腾,因为我站的高,每次嫂子弯腰,都能看见她胀鼓鼓的奶子和露腰的肚脐眼,甚至抬胳膊的时候,嫂子那不多的腋毛,显得格外显眼。

  开始还有点尴尬,我和嫂子都不看对方,装作不知道,可慢慢就习惯了,当嫂子伸手接货的时候,我甚至故意手去蹭蹭,这时候嫂子会狠狠瞪我一眼,我也只会若无其事的笑笑,嫂子看我这种无赖的样子,似乎也没办法,直到我一次用力抓了一把,嫂子才气狠狠的拧了我一下,这时候我们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彼此,而我担惊受怕了一个月,也在这一会消失无踪。

  或许是没了隔阂,中午吃饭吃的很开心,饭桌上,宋哥和我还有同学我们都没喝酒,因为下午要出去有事,最近查环保很严,宋哥这里也不能开工,或许是心中所想,才有因必有果。宋哥在饭桌上说,下午用用我的车,让我带着嫂子去保税区进口超市买东西,他和我同学要去青岛,我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嫂子愣了一下,而我心里却是窃喜不已,我看嫂子的时候,能感觉出她有点不自然。

  一切都如预想的那样,保税区在东外环以外,以前觉得不方便,今天却觉得政府这么设计真是太好了。嫂子坐在副驾驶,安全带将她的胸部累出两座山峰,很养眼,她的脸红红的,自从出了饭馆,穿过繁华区,进入市郊区,一路我俩都没说话,我们似乎都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而我也想着尽快付诸行动,唯一能听见的就是心噗通噗通的跳。

  等快到地点时候,我实在等不及了,就将车停在了边上的辅道上,这个时候嫂子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看向了窗外,也没问我什么,但是我能看见她的手似乎在发抖。

  「嫂子。」

  「嗯。」

  这时候她看向我,我也看着她,眼睛亮亮的,很慢很慢,我就伸出手扳过她的头,亲了上去,她没有反抗,只有粗重的喘息。

  嫂子打了唇膏,能感觉涩涩的,当我从衣领伸进去,握住她的奶子之后,她才微微的挣扎了一下,说「别这样」,就如害羞一样。

  因为天热,感觉嫂子的奶子热乎乎的透着湿气,随着我左手的揉捏,嫂子的身体越来越软,我用手将安全带解开,她都没有注意,只是用一只手抓着我的左手,似乎要阻止,但是没有一点力气。

  这时候我拉着她的左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硬硬的撑起一个帐篷,熟女就是好,她能够感觉出我的需要,甚至连眼都没有看我,就那样隔着裤子来回的抚摸着我的鸡巴。

  直到我俩亲了好久,甚至我掀起她的T卹,将奶罩推上去,用嘴含住她的奶子时候,她还用力搂着我。

  我知道我俩都不会满足於此,而且CX60的空间实在不大,我也不想在外面,於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我两手捧着嫂子的脸,使劲亲了她一下,就这样眼睛
              仔细的看着她

  「嫂子,咱俩开房去吧,我想操你。」

  这可能是我一生之中最大胆的一句话,嫂子也迷离的看着我,车里瞬间安静了,如果有人在场的话,看见的画面也淫靡至极,她的T卹和奶罩被我推得就像围巾,怼在脖子下面,两只吊钟奶子耷拉着,混杂着我的口水和汗迹,似乎在宣示着刚刚被侵犯过,暴露在空气中,肚脐眼一下微微能露出几根黑黑的阴毛,她的逼刚刚被我的手抠挖过,小腹不多的赘肉被挤成一个小圈圈,让人遐想。
  忽然,嫂子搂住我的脖子,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传出了我这辈子最想听的一句话,确切说是一个字,「嗯。」

  这附近只有一个酒店,我去开房的时候,我俩就牵着手,只是嫂子一直低着头。

  时隔一个多月,再次和嫂子一起,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心理除了窃喜就是欲望的蓬发,而我此时相信,嫂子也是如此,虽然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但是今天看来掩埋在心底的欲望是不可能磨灭的,我忽然想到了我俩第一次的时候,嫂子那修长的腿,那迷人的阴道,这时候,我俩将要走向欲望,走向不伦,我将要和刚才在车上说的那样,我要操她,而她也喜欢我操她。

  我俩就如熟悉的恋人,但是如果仔细看,就如母子,就如姐弟,但是酒店里的人,没人会去关注这些。开好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从背后抓住嫂子那对大大的肉球,而嫂子似乎也在那一刻瘫痪。

  我俩跌跌撞撞的走向床边,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刺激着我的感官,扳过她的身子,眼神迷离,娇喘吁籲,真不像是40多岁的女人,在揉搓她的奶子的同时,忍不住右手摸着她的裆部,换来的一声大声的呻吟,手指传来的是一片湿热。每次她忍不住的时候,总是用力抱着我的头,使劲寻找我的嘴唇,以前我从没有跟一个女人这么湿吻过,开始觉得她的嘴唇因为口红的缘故,麻麻的涩涩的,慢慢就是一种风骚的味道传来。

  用正常的眼光看,嫂子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与年轻女孩相比,更加火热,趁着亲吻的时刻,我发现嫂子除了眼角的鱼尾纹外皮肤格外的光滑。或许是因为刺激,也或许是因为害怕,嫂子嘴里说着,「你个混蛋。」「你宋哥会打死我们的。」之类的话。

  当我在慌乱中去脱她衣服的时候,她才制止住我,说要洗澡,我也想乾乾净净的,当我要求和她一起去的时候,她却说等等,然后就在我充满浴火的眼光中,T卹和短裤脱落在地板上,当只剩下胸罩和薄纱内裤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拽着她就压在了床上,不管是不是出了汗,只要是做爱,就没有任何难度,甚至夸张的说,从我将裤子退到腿脚,将鸡巴插进嫂子的逼里,都没有10秒钟,我就这样压在她背后,从三角小内裤旁边钻进了嫂子那欲望阴道……

  与第一次完全不一样,她的叫声特别大,每一次的插入换来的都是嫂子大声的呼喊,当10几分钟过去,我跟嫂子都不满足这样的姿势,迅速的拔出,迅速的退裤子,而嫂子比我简单多了,小内内一拉,腿一撩,沾满淫液的那个簿片子就跑到了地下,等不到她将乳罩脱下,我就压了上去,很准,深入,毛茸茸一大片中央,迷人的洞口,她的阴唇黑黑的,越能激发我的欲望,她的腿弯曲着,伸直,盘绕,我就一直站在床沿挺着鸡巴在她的黑逼里进进出出,双手也不闲着,用力的揉搓着这吊钟似的的奶子,

  「嫂子,我操死你。」

  「你就是个混蛋。」

  「嫂子,舒服不?」

  「嗯。」

  「我操死你好不好?」

  「好,操死我吧。」

  淫词乱语,更能将人的欲望本性催发出来,当我在抽插的时候,终於将她的乳罩摘了下来,她的奶子真的差不多是36D,沉甸甸的,而嫂子也喜欢将我的头闷在她的两个奶子中间,这次的做爱可谓地动山摇,随着她再次趴下,两个奶子如吊钟一样,晃悠着,让我忍不住环绕过去握住,当我忍不住射的时候,嫂子却使劲的喊着:「别射,怀孕了怎么办?」但是却挺着屁股配合我。

  「没事,就让你怀孕。」

  「啊啊你还真射啊。」精液射进嫂子的阴道的那一刻,她还扭着屁股使劲配合我………

  当一切归於平静,我去喝水的时候,嫂子扭着屁股入浴室,从背后看见的就是毛茸茸的洞口,滴答着我的白色精子,嫂子边走还边说,「你射的真多。」
  而当我洗完之后,再出来的时候,嫂子盖着薄薄的毯子,深深的乳沟就这样露着,她正在那发微信,我不知道她给谁发信息,我心里觉得是给宋哥,但是我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宋哥和我的发小同学。

  或许好久没有干坏事了,憋了近一个月的我,在洗完澡之后,那种蠢蠢欲动的心情依然没有平复,甚至感觉我的鸡巴都没有软下去,很自然的钻到被窝里,薄薄的毯子,滑滑的,而嫂子也放下手机,很主动的伸出双手揽我,让我感到安心和喜欢的是,她让我躺在她的胸部上,甚至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很早就想和我这样了,我甚至问出了很久想问的话

  「为什么和我这样?」

  「没有为什么。」

  「你喜欢我?」

  「不知道,你不喜欢我?」

  我没有回答,因为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不是觉得嫂子特别骚,不是个好女人。」

  我也没有回答。

  「你宋哥外面有人了,很久了,我都装作不知道。」这时候她使劲楼了我一下。

  「你是报复宋哥吗?」

  「哎,也不是,可能我也需要吧,开始的时候真的也想找个野男人,发现自己做不到,谁知道遇见了你,呵呵!」

  听着嫂子这样说,感觉她也不是很伤感,但是也有点无奈,但是接着下面的话,我就有点不镇定了,嫂子说:「不过,你的真大,也很会做,干得嫂子很舒服。」

  「比宋哥的大?」

  原本没指望得到答案,可是她还是说了

  「嗯,比他的大,也比他的粗,还很硬,他吃药都没你的硬,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虽然听上去很好,但是得到了她认同,总觉得她就是我的了,忽然有种嫉妒的感觉,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和宋哥经常做吗?」问完就后悔了,可是嫂子
            还是很怪异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了?吃醋了?哎,不经常,问这些干什么?」

  我沉默着,不说话。

  「好了,别想了,你大哥知道了会打死我们的,你就知足吧。」

  「嗯,人真的很神奇,我都没有想过能跟你这样。」

  「是啊,缘分吧!」

  嫂子这么回答,

  然后我就吻上了嫂子的红唇,趁着和嫂子舌吻的间隙,我的一只手挠着她的头,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摸索着来到她的大肉球上,这时候她平躺了下来,因为没戴胸罩的缘故,两个肉球向两旁散摊开,我使劲蹂躏其中一个,挑逗着嫂子那细细的乳头。

  一边和嫂子亲吻着,吸吮着她的口水,一边将自己整个人挪到她的身上压着她,看着嫂子那两个硕大的肉球因为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嫂子发现我盯着她的肉球看,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怔了一小会儿,她双手抱着我的头,往下拖到她的唇边,和我继续亲吻起来。

  我明显感受到来自嫂子的热情,鸡巴膨胀得愈发厉害,我继续和嫂子亲吻着,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为何如此喜欢和嫂子亲吻,而嫂子似乎也沉溺於和我亲吻,就像刚才一样,彼此能听见对方大声的喘气声。

  我的一只手来回蹂躏着嫂子的两个大肉球,另一只手时而揉捏她那翘而圆的屁股,时而抚摸她光滑的后背,时而摸着她的侧脸,双腿则在那纤细的双腿上磨蹭着,而我那粗长的鸡巴则在嫂子的阴道旁熟悉着环境,这里我刚刚干过一次,都没有看仔细,现在看上去,嫂子的阴毛很丰厚,很糟乱,阴唇很黑,我甚至调戏她做多了,但是她反驳说,做的不多。对此我不去反驳,尤其是你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去说她淫荡,那是不明智的,虽然我喜欢嫂子的骚。

  此刻我的鸡巴在嫂子微微张开的阴道口旁探索着,她的呼吸声愈发急促,和我亲吻的力度也越发大,将整根舌头捣入我的嘴中,我一边和嫂子纠缠,一边说道:「嫂子,想我操进去吗?」

  她双手捧着我的脸,将舌头从我的嘴里撤离,看着我点了点头,很平静的看着我说:「操进来!」

  见她此番模样,我再也忍不住,从她的身上起来,跪在她的胯前,把她两条修长的腿放在我的大腿上,用力往我这边一拉,她的阴道与我的鸡巴仅距离二三厘米,她的阴毛浓密,就像她的头发一样乌黑,那黑色的阴唇,迷人的阴道口,似乎在像我招手,冒着热气般,阴唇两旁的阴毛,沾了些许淫水的缘故,在灯光下显得闪闪发光,我用手抚摸着她的阴毛和耻骨,身子往前倾,另一只手扶着鸡巴,对嫂子说:「嫂子,我要操你了。」

  「好,操我。」

  显然,有了刚才的体验后,嫂子这次放得更开,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周边用力的磨蹭了几下,然后就是用力一捅,迎来的是嫂子的大声一声尖叫:「你不会轻点啊,你要插死我啊!」

  「就是要插死你。」

  说着话,我就趴在嫂子身上,一边抽插着,一边用手继续摸索着那两个硕大的乳球。刚刚趁着插进去的功夫,我才发现嫂子裸体时的奶子竟然这么美,细细的乳头周边,是粉红色的乳晕。真想不通,嫂子的乳球这么大,可是乳头却这般小,而且这样好看,与下面的阴唇直接就是两个极端。

  嫂子呻吟着,与刚才没有洗澡之前一样,同样的豪放,同样的大声,每次我大力抽插的时候,她都要往上迎合我的动作,这样大概抽插了十来分钟后,嫂子动作幅度大了起来,我知道,我身下的女人要高潮了,这也是作为男人的骄傲,我说:「嫂子,换个姿势,我躺着,你在我上面。」

  其实这都不用说,按照嫂子的经验,她肯定比我在行,果然,刚说完,她就自己把我压倒,自己扶着我的鸡巴舒服的套了下去,更加用力的迎合我的冲击。
  我仰着脸揉着嫂子的乳头,双手抓一只嫂子那略微下垂的奶子,蹂躏着,时不时的起身去舔,去咬,臀部则用力往上面顶,弄得嫂子迭叫连连。

  不用我多说,嫂子很会自己玩,双手抓着我的胳膊货撑在我的胸上,扭动着她那大屁股,一上一下的坐在我身上。这个姿势大概持续了两分多钟,我就感觉嫂子泄了身,她的淫水顺着阴道流到我的鸡巴,再流到我的阴毛我的睾丸上,到处都是,她瘫趴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许是满足后的充实,让嫂子狂躁的运动,变得柔顺了一些,

  「小韩,谢谢你,我很久没这么舒服了!」

  听到这个,我莫名的激动,一边说着,「嫂子,我很早就想操你了!」
  「你就是个混蛋,开始还觉得你文质彬彬的,后来看见你看我的眼神就和吃了我似的。」

  「嘿嘿,谁让你这么好看,第一次见你,我就想着操你。」

  「你还说呢,上一次,我下面都疼死了!」

  「那是因为我的鸡巴大。」

  「你真不要脸。」

  我们一边淫荡秽语,一边抱着嫂子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拼命的大力抽动着鸡巴。

  嫂子继续呻吟着,她搂着我的背,伸出舌头舔我的奶头,吸得我一个激灵一个激灵的,让我感觉酥酥的,在一阵快速的抽动中,我感觉再也克制不住,精关一松,所有的子子孙孙射进了嫂子的子宫深处。而嫂子,涨红着的脸,在大声的嘶吼中接收了我给予她的一切,用尽所有的力量,发出剧烈的颤抖,紧紧的抱着我,「烫死我了,你又射进来了,怀孕了怎么办?」

  「怀了就生。」

  龟头就如机关枪一样,一抖一抖持续了10来秒,然后我就缓缓的趴在嫂子身上,心说此生无憾,人生多了一个熟妇,有情有欲,难以自拔。

  从这一次之后,确切的说,我成了嫂子的情人,平时她还是那么忙,我也会经常去她那,也正式的有了她的微信,有了她的电话。

  我们每个月做的不多,但是总会有那么两三次,每次都很尽兴,每次做完爱后,我们都会相偎的说很多,说到我的工作,说到以后我的家庭,让我感到感动和安心的是,她总会站在一个嫂子的角度为我考虑,而不是那种佔有和嫉妒。
  有时候我也会问她,你是不是就是想身体舒服,她的回答是「你傻啊,真为了那样,我非得找你干嘛」,当然我相信,她除了身体的慰藉之外,对我也是有感情的,我也一样如此。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